我看光头当兵 (1/1)

其实这本书的官名叫《笑论兵戈》,但我觉得这书名文绉绉的,与书中豪迈粗旷,朴实风趣的文风不太贴切,于是就私下把这本书重命名为《光头当兵》了。希望本书者“流浪的军刀”不要怪我擅自篡改书名哦,我可没有恶意啊。

“光头”本是一个混迹于长沙街头,走穴于酒吧歌厅的混混歌手,某天突然厌倦了自己浑浑噩噩的生活,应征文艺兵入伍。阴差阳错的,他竟在新兵营集训时表现出来优秀的军人素质。被选拔做了特种兵,之后就开始了“光头当兵”的传奇经历。之所以说他传奇,是因为他当的是边境敏感地区的特种兵,这就注定了“光头”的军旅生涯是不平凡和轰轰烈烈的。

首先我要说,这本书的特点是非常真实,军中的生活、训练、执行任务;军人的感情,喜怒哀乐;战友和上下级之间的关系;甚至一些军中俚语(比如什么“当官的动动嘴,当兵的跑断腿,当官的一个屁,当兵的累断气”什么“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蹲着”“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等等)。没有在部队混个几年,是不可能描写这么细致入微的。本人在边境线上当兵多年,对书中的种种描写感到特别的熟悉亲切,这是我喜欢这本书的第一个原因。

这本书还非常好看,时尚说法就是“可读性强”。许多故事围绕“光头”的经历,曲曲折折,扣人心弦的展开。从“光头”受训到第一次假扮歌手(貌似他本来也就是歌手吧)配合我军情报人员完成对敌特的抓捕任务,又到后来雪地伏击武装军火贩,特种兵大比武,应邀出境战,与外军合反恐,雪域高原上执勤……等等。都是非常精彩生动,让人非一口气读完不可,嗯,文绉绉的说法就是“欲罢不能”。

通过传奇的情节发展,“光头”这个人物的形象,可就活脱脱,鲜亮亮的站在读者面前了。说实在的,“光头”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不是那种处处顾全大局,事事听班长招呼的主儿。他的个性冲动激烈,把义气和感情看的比天还大,因此当战友在战场上牺牲后,他违反战场纪律,一心只顾为战友报仇,差点儿丢掉小命。为了给自己敬爱的排长“旷明哥哥”撮合“对象”,他又想法子在部队医院组织的联欢晚会上捣乱。最严重的一次,面对歹徒挑唆不明真相的群众闹事,他目睹歹徒杀害战友“麦子”后失去狼,竟然下令开枪。要不是被其他战友抱住,就险些酿成不堪设想的后果。因此他数次被关禁闭,并且成为部队的“检讨专家”。他想要入党,理由也很简单,就是看不惯排长在危险关头总是说:“党员先上!”把他们“这些个人民群众”放到相对比较安全的位置,“凭什么啊?”。但他却不会写入党申请书,就跟战友做私下交易,换来一纸“剽窃”的申请书,遭到指导员的痛斥……种种“不守规矩”但却事出有因的行为,让我们看到一个鲜活的,有缺点的,但却是勇敢的,可爱的“熊兵”,精锐的“** 毛”。

当然了,最后“光头”百炼成钢,成为了一个优秀的特种兵。伴随他成长的,还有为了当兵不惜和家庭抗争的富家子弟杨可、因为当兵而失恋的帅哥江宽,勇救战友的女兵“傻丫头”夏乐、豪爽善良的维族老汉吐鲁弘、爱兵知兵的指导员、骁勇善战的排长旷明……都令人印象深刻。

这本书的语言也是“相当的”有特色,那是一种质朴的诙谐。人物对话和心理活动,都大量使用生活中的口语和一些军队特有的“南腔北调”,经常令人发出会心的微笑。比如:“我这是瞎扯淡,谁跟我较真儿,我拾掇铺盖卷儿上你们家吃去!”。“谁要是无中生有的往我旷明哥哥身上泼脏水,我可要骂了。** !”。“大婶,你那眼窝子上涂的是山西煤末子?脸上抹的是陕西白面粉?……”(哈哈)

听说西方文学有阵子时髦什么“意识流”,貌似是写哪儿想哪儿,想哪儿写哪儿的意思。我们中国人吗,就叫“天马行空”了。意思是无章可循,独往独来。我看“光头当兵”的写法,就有这么点儿意思了。全书结构本来是简单的直线条,但有时正在流畅发展着的一个故事,却突然会“跨时空”的横生枝杈,来个“意识流”。一下子就给“流”到“光头”的“意识”里去了。比如正在讲到旷明考上了军校,突然就联想到后来旷明被分配到重要的部门工,战友们为了避嫌都不敢去看他,继而又想到既便如此,也不能杜绝小人之口,忍不住就要先骂过了“小人”,才接着讲刚才那个故事。呵呵,我也不知这种写法好不好,反正看到后来习惯了,还觉得蛮痛快的。

听说“光头当兵”(笑论兵戈),已经正式出版并且开始在17k文学网上连载,不过我们这边书店里还没有上架。我得谢谢“游骑兵的书友”群里网友给我发过来这本书,真的太感谢了!让我先看到了这本书,笑过了也哭过了,最后心里还沉甸甸的。我觉得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述,只想大声呼喊!我们这个社会怎么了?为什么?我们的战士在雪域高原千里边防线上,爬冰卧雪,默默的奉献着青春和生命。却有人在他们守护着的国土上为非歹,躲在他们的脊背后面嘲笑他们“傻”,讽刺他们“穷”,欺辱他们的亲人,敲诈他们本就不饱满的钱包,甚至有人还轻信谣言,面对杀害解放军战士的凶手麻木不仁,甚至助纣为虐!?难道这些人没有良知了吗?不懂是非善恶了吗?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了吗?当我为书中那些可爱可敬的战士,军嫂,善良的老百姓们感动的时候,也对那些丑恶的人,比如某“官员”,某“村长”,某“警察”,以及那些主张分裂的恶棍坏蛋,深恶痛绝!让他们去死吧!

ps:转贴黎山大姐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