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晚餐? (1/3)

古来死囚上刑场前,监斩官都不会吝啬。大碗酒、大块肉,只要是能够弄到的食物都给那即将被砍头的死囚送去。

人都要死了,怎么的也叫人家做个饱死鬼不是?

那即将赴死的囚徒也就扒拉了上衣、松开了裤带,敞开肚皮胡吃海塞。

曾经听老辈子的人传说过这么个故事。

说是有那么个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一个不小心失手被擒后判了斩立决。监斩官念那江洋大盗还算是个有几分豪气的爷们,也就放话让那江洋大盗敞开了吃。

吃饱了断头饭,黄泉路上也多三分胆气、七分威风不是?

那江洋大盗估计也是个直肠汉子,知道这是阳世间最后一顿饭,再不吃以后就没机会了。整整一夜胡吃海塞的、居然叫他一口气吃了半边猪、两瓮酒,还有十来个老面饼子……

这可是叫那监斩官开了眼界,可也动了心思。

就放话说这爷们先别杀,本官看他的案子是另有蹊跷,待本官上奏后另行定夺。

也就暂且留住了那江洋大盗的一条性命,每日里还专门叫人好酒好菜的招呼着,丝毫也不敢怠慢了那江洋大盗。

就有那当师爷的觉着纳闷了?

你说一个和官府八杆子打不着边的江洋大盗,犯的着这么天天加小心的伺候着么?

难不成,这江洋大盗还有另外的身份不成?

那师爷就把心中疑惑跟那监斩官说了。

监斩官就一乐。

说师爷啊,平日里的钱粮诉讼,那是你的专业,咱插不上嘴也使不上劲。

可是这官场上的一些细节,你个当师爷的级别不够,也就不会太明白了。

你注意没?

这前后十天时间,每天这江洋大盗都是一顿饭半边猪、两瓮酒外加荤素菜肴若干,老面饼子十来个。

咱不说别的,就是这门吃的功夫,没在官场上历练个十来年的功夫,那是绝对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