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1/3)

当时记得不是在我居住的城市出发的,而是在个叫冷什么江的地方上的车,据说是因为什么招兵指标之类的问题吧?

上了车然后在出发前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送别。

怎么能形容那送别场面呢?

首先是那场景。

我就说当年那火车站还有当时那天气情况真就是适合拍点子送别场面的电视剧。

陈旧的墙壁上面不是水渍就是裂痕,几列运兵的火车上面全是一身崭新马甲的新兵而且那火车看上去也是多久没洗澡了反正怎么看怎么像是开出去没准就不会回来的那种。

天空是灰呼呼的阴云密布而且小北风飕飕的带着点子寒意可就是吹不散漫天的阴霾。

车站播音喇叭里面倒是慷慨激昂的播放着军歌之类的曲子可那喇叭好像也是长年累月的超负荷运所以嗓子有点子劈了沙哑中带着中气不足硬就是把军歌唱了个声嘶力竭歇斯底里。

还有那些个群众演员那素质绝对的就比北影厂门外的戏虫子们强了多少倍了!

大家伙都看见过电影里那革命志士上刑场之前外面群众哭成了山呼海啸手里头不是毛巾就是手绢捂着眼睛可着嗓子嚎啕吧?

可那是假哭,这些个人民群众可是真哭啊!

大概,火车下面送行的就是这个德行了。

至于火车里面坐着的这些个新兵兄弟那可就有点子不那么长脸了。

除了少数的几个年龄大点子的兄弟看起来还带着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过几年就还的表情,其他的小兄弟都是伸长了脖子朝窗户外面看。

看爷娘老子看哥们弟兄看姐姐妹妹尤其是那些个红着眼睛哭个不停的情姐姐情妹妹看着看着那些个哥们的眼睛也就红了也就有那么几个跟着哭出来的……

反正当时我年纪毕竟大些,好歹也是混过几天娱乐场所的,对于一些个事情就比那些十七八岁的兄弟强了不少。

至少,我还能镇定自若的坐在座位上,看西洋镜还能顺便评估一下子哪个兄弟那没过门的媳妇比较的上相。

尤其是在虾米那家伙吆喝着火车快开了大家关窗户注意安全的时候,我还顺手强行扒拉开一个哭得差点没抽过去的兄弟胳膊上挂着的女孩,还能在关上窗户后牛b烘烘的点上了一支加长的健牌香烟,然后被虾米那厮一把从我嘴上抓了下来。

火车一开,我这心里可就是没来由的晃悠了那么一下子!

漫漫长路啊,从湖南到新疆!

我当时跑得最远也就是寒假暑假的跟着老娘回上海看看外公外婆,两天一夜的火车都算是叫我觉着浑身不对劲的了。

这新疆,好像都到了中国的边缘地带了,估计怎么着也要走个五六天?

这离家,可就远了去了啊……

问虾米,那厮根本就不搭理我。反正从上了火车虾米这厮就是一张严重欠抽的脸,也不像是忽悠我当兵的时候那么热情温和善解人意了。

虾米那里碰了钉子,闲着也是闲着,我也就转头看看那巨孙子的家伙我说兄弟咱们现在可是在一条船上混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以后可就靠着兄弟多关照兄弟你贵姓?

那巨孙子的还没说话呢,那哭得差点没抽过去的哥们猛地就是一嗓子嚎啕说我可怎么的了啊……我堂客肚子里只怕是有了我的毛毛啊……

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能把哭泣这么悲伤的事情整出个艺术感觉来?

反正当时我是感觉那哥们至少是先丹田提气,然后胸腔腹腔头腔三腔共振一起才哭出了第一声,就像是怕瓦落地那胖子的美声开场一般。然后连那几句数落都带着京韵念白的味道,那绝对就是科班出身的京剧演员才能有的功底!

再仔细看看那哥们的整体造型,猛地就发现了个共同点!

好像这哥们和我和那巨孙子一样,都是长毛怪,至少也不是那种板寸的发型!

再仔细看看这哥们身边放着的行李,除了统一配发的军用旅行包之类的玩意,居然还有个硕大的乐器盒子。

看看虾米不在,我赶紧的给那哭的抽来抽去的哥们点上支烟我说兄弟你是冷江本地的人么看你这架势你应该不是普通兵你是不是是文艺兵?

那兄弟就抽抽嗒嗒的点头说是啊是啊我不是普通兵我是文艺兵看你们这操行造型你们也是文艺兵?

我还没说话呢,那巨孙子的兄弟赶紧搭茬说我们两个都是!我跳现代舞的,他是唱歌的你玩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