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3)

对我大哥旷明我想着还是多损那家伙几句的好!

对于旷明,我只能是借用一个比较让我恶心的男人来形容——贾宝玉!

还是做阑尾炎手术结果大夫不小心划拉错了器官的贾宝玉。

旷明是地道的北京人,而且还是什么名门之后,据说是全家皆兵。可也奇怪,旷明这家伙从小就被他们家里长辈当成了兵在操练着,内务晨练五个一之类的常规军事训练一个没少了,就为了让旷明这家伙不那么斯文多点子军人刚强血气旺盛的男人形象。可这家伙不管他们家人怎么折腾愣就是保持了一身一脸的细皮白肉斯文到了极点,要是不发火不对练什么的看着绝对不像是个当兵的,反倒像是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模样。

这就应了老辈子的那句话了咬人的狗它不叫所以旷明这家伙一口下去绝对是咬的我印象深刻到现在还能记得他那** ** 的脸蛋上露着的那一丝丝凶光。

大客车没坐多久就换成了军用卡车反正我当时的感觉就是部队怎么这么穷愣是拿着货车装人而且装人的密度还不小?

再朝着后来走,稀稀拉拉辆卡车渐渐的就成了一个车队,越来越庞大的车队真的就是兵车行里面那句一眼看不到头一眼瞧不见尾巴,就看着满天黄沙烟尘中一条军绿色长龙摇头摆尾拧身子的彰显着什么叫铁流滚滚什么叫气势如虹。

好不容易,车算是停下了车上那些个晕车的兄弟们也算是拨云见日劳苦大众得了解放了在旷明们的吆喝下一个个从车上窜下来赶苍蝇似的给赶到了一块站成了方队。

我是后来得到的数字,当时是一千七百新兵蛋子集中在了这里叫指导员开始挑兵个子太小不要太大不要胖了不要太瘦不要……

总之你们怎么在水果摊子上挑苹果鸭梨橙子菠萝指导员就是怎么挑选的兵!

没被选中的站左边被选中的站右边有待进行短暂判别的站中间,我就看见指导员拿着个花名册猛摇头叹气外带低声骂娘。

那年头特种部队还只是个概念,一般人最多也就是知道特务连侦察连之类的兵在军队中是很牛叉的** 兵了。

所以当组建第一批特种部队的时候,教官倒是多的很而且大都是越南战场上死拼下来的高手,可兵源倒是紧张了。

尤其是我们那一茬子兵刚好就赶在了部队里面青黄不接的时候,老侦察兵裁军退役的走的差不多了,你不可能啥都不管硬把人拉军队里面多干几年再回去吧?

那人家还要成家立业传宗接代吧?

要说转志愿兵当职业军人谁不想啊?

可名额啊!我们的志愿兵名额就是山啊,过不去的山!

你们看着美国佬那军队里面一个四十来岁的军士长牛b烘烘的简直就是比连长排长都有威信的人物吧?

那就是志愿兵职业军人的典型。

这些个老志愿兵在部队里面都是宝贝啊!哪个没一手几手的绝活?

可我们养不起!

就只能看着这些个宝贝流着眼泪离开军队!

也就只好在我们这些个生瓜蛋子里面挑些个熟点子的上席面了。不管怎么说至少是做了充分准备大海捞针矮子里面选高个咱们来个人海战术。

指导员那是什么人?

就他那资历战经验战术素质放到了哪个部队里面都是属于牛b烘烘到家的人物,就是那种随时能冲营长团长办公室里面自己拿烟抽倒水喝要是营长团长家属在还能自主张的叫嫂子炒几个菜烫壶酒的角色。

能看上我们这样的生瓜蛋子?

几年后指导员喝多了给了我一句实话说小兄弟啊幸好也就是你们那一批兵是生瓜蛋子硬上桌的要是再来个几批我能叫你们活活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