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1/3)

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好像是觉得这世上当兵的人多了去了,新兵蛋子训练左右不过就是那些个内容写出来大家伙都是熟烂了的事情了。

可要是不写,那也就不是我的小说了吧?

那还是接着扯吧。

掐掉一些个实在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就说说一些叫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比如我们那淘汰制度好了。

当时我是不知道这营地其实就是个临时的训练场地,专门用来在这一千来号新兵里面甄选合适的人马的。

所以第一天早上天还黑漆漆的时候大家伙起床出去跑操的时候我是一马当先就冲出去了在旷明面前站的笔直然后等着最后一个兄弟出来后整队开跑。

那是我第一次领教了什么是跑步,或者说什么是军队里面的跑步。

小学开始上个体育课之类的小孩子老喜欢凑热闹似的把脚步跑到了一个点上,听着教学楼的玻璃给震得嗡嗡的就嘿嘿傻乐。

没想到,军队里面也是这样的而且是不管多少人脚步要在一个点上最好是跑得地动山摇才算是跑出了个精气。所以虽然没经过训练可大多数人的脚步一整齐其他人自觉不自觉的也就跟上了。

然后就是跑,好像永远没有目的地似的跑。

我当时算是个排头兵所以眼角能扫见旷明那小白脸扎了个武装带在队伍旁边跑了个不怀好意不三不四的模样。我也不是说旷明的动不标准态度不认真,就是看着旷明那表情好像就是幸灾乐祸外带着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

跑了足足半个小时,体能优劣就显露出来了。

城市兵毕竟是没怎么经过体力活动的,就算是个运动健将之类的也架不住这样的跑法,很快的一个个开始掉队,有的干脆就趴地上不起来了大口大口的喘息呕吐甚至痉挛。

相比之下,农村兵的体能优势迅速凸现了出来。

庄户人家都是苦出身,哪个不是刚刚能蹒跚学步就跟着爹娘下地干活的。哪怕是捡个麦穗呢那也是在地里晃悠一天啊。

很快的第一梯队中城市兵的数量开始急剧减少,到最后除了两个武校出来的兄弟还在一马当先其他的都是农村孩子了。

至于我,别说是第二梯队了就是第八梯队我都轮不上。

每天晚上就是唱歌然后抽烟再加上生活没规律好吃懒做几年下来你说我能有什么体质?

我也不怕丢人我实话实说我当时是跑了十分钟不到就哇哇跪在路旁边吐痰整个肺里面就像有人拿着把刷子使劲刷似的又冷又疼。

要说最可气的就是旷明这家伙了!

你看见我吐了不就完了么?你还站我后面嘿嘿嘿嘿冷笑个啥?没见过跑吐的是不是?

转头看看江宽杨可也没比我好多少。

杨可是早早的就趴下了。那家伙体质比我还差劲,再加上当兵以前x生活过于频繁体质估计毁差不多了比我还先趴下。

江宽倒是个好孩子,从小三好学生学雷锋十大杰出青年估计在学校里面篮球足球什么的也经常的摆弄几下子,所以还坚持着傻跑不过我看最多就是五分钟那巨孙子的家伙也要趴下了。

然后就听见旁边旷明嘿嘿冷笑着说文艺兵牛b真是牛b趴着都比别人姿势好看吐痰都带着咏叹调的味道那真是飞机上挂暖壶叫水平高!

当时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了邪火,就感觉听着旷明这话扎心窝子湖南蛮子的脾气猛一下上来了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就朝前跑。

估计旷明也没想到我来了这么一出。直到看着我再摔下去再起来旷明这才紧跑了几步一脚就踹我膝盖窝上面了。

当时我摔得那个惨啊……

整个人都是横着飞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