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3)

然后就听见旷明哼哼说你个屌毛你二杆子劲头还不小啊我还不信制不了你了!

说起来,也幸亏旷明那一句话刺激的我发了经一通傻跑了。

当时几个站在旁边观察的一毛一一毛二都已经在我名字下面画了个记号打算把我淘汰出去的,可看着我那么经兮兮的一通傻跑,有两个一毛二又把那记号给划拉掉了。

说来奇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湖南人都有这么个傻不愣登的蛮子德行?

反正当时差不多三十几个湖南兵,跑的口吐白沫满地乱爬外带呼吸声像是抽风箱似的什么情况都有,可全都是摔了爬起来继续然后再摔再跑……

自然,旷明们也没真打算叫我们一次性的跑废了。

凡是看着再跑下去真的就要出人命的,旷明们就上去一巴掌拍翻了扔一边去。除了武校出身的那两个兄弟是坚持到了最后,其他人全都是一个个被拍苍蝇似的拍翻了扔旁边了。

这里不得不说说我的那些个山东的兄弟们了。

沂蒙老区出来的孩子,个顶个的结实扛造。就那么一顿傻跑下来,那些个哥们一个个脸蛋红扑扑的就像是那祖国的花骨朵树上的红苹果,脸色一个比一个诱人啊。

所以,三天这样的日子下来,至少三十个沂蒙老区来的哥们就和我们这些个湖南蛮子混在了一起,都留在了集训营的序列中。

其实淘汰制还有很多其他的套路,拿着跑步来观察体能性格只是其中一种而已。至于其他的我就懒得说了,反正该被踢出去的一个都没跑了!

比如说最叫指导员深恶痛绝的那些个混出路的兵那是一个没跑了,全都是痛哭流涕着叫旷明们一个个提溜出来扔出了集训营扔到了其他的那些比较苦的部队。

都是当兵当老了了的人了,就那双眼睛一扫还能分辨不出那些是在家里混不下去了,就想着部队是个大熔炉而且是免费的大熔炉家长管不了的孩子部队里帮着管管去总比犯了大事被抓去了打靶的好……

我也就再多说一句吧!

部队真是个大熔炉,能教人能育人还能磨炼人。

可你要是根本就不想接收这种磨炼,那部队里面的三年最多就是用铁一般的纪律把你那奸犯科的心思关了起来,只要是退役了之后那贼眉鼠眼的念头肯定是见了阳光雨露的竹笋般一夜间疯长的!

所以啊,那些个实在是管不住孩子的家长们,你们还真别拿着军队当成了免费的大熔炉帮你们家练孩子!

否则,您等着失望吧您!

就说说其中的某个比较叫我印象深刻的家伙好了。

我实话实说,军队里面毕竟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有的陋习还是存在的。

比如说某些通过后门走进了军营的兵。

这个就很能证明我前面说的那个论点了。

有的后门兵,比如那个全国都出名的炮兵少校,人家就是走了老爷子的后门小小年纪的就当兵,而且硬是操练成了军中楷模。

这样的后门,我真是希望能有多少走多少。

可还有一种,就是我见到的这种纯粹的混出路的孙子了。

我们集训营都开张了两个星期了,那天一辆迷彩小吉普送来了个兵。

那家伙叫贾鸣。据说是个什么什么地方上的高官的儿子,从小到大的都不念书尤其还喜欢乱搞点子男女关系而且还是仗势欺人的那种操行手段。

估计是再玩下去那当高官的爸爸也扛不住了,这才想着法子的把这小子塞进了部队。

这样的鸟人,指导员的意思是绝对的不要的可指导员还真就是没法子拒绝!

部队的军官士官们有家属有亲人吧?人家要活命要吃饭吧?就靠着那几块钱军饷,那在家的老婆孩子真的就是只够吃杂粮的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