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1/3)

我一直觉得我这人还算是有点子脾气个性的。

从小我爸爸是拿着传统教育模式来教育我的,也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铁拳挥处成人才总之一个字就是打。

顽皮了打捣蛋了打考试砸了打……

可我还真是古怪,小时候那么被我爸爸打我也没服了,反倒是一点子叛逆性格全给憋到了脑门子上。

最疼我的一个舅妈就说我从小就傻,眼见着我爸爸那沙煲大的拳头下来了我还拧着脖子一脸的大义凛然威武不能屈,然后顶着一脑门子的红塔山出去继续捣蛋。

可在军队里面,我那叛逆个性可就不那么管用了……

所以,当旷明第一次阴笑着给我来了个变相体罚的时候,我还真是满肚子的不服气。

不就是在队列里哼哼了一声么?新疆那地方那么大的灰尘我咳嗽一声我还不行么?

就为这一声咳嗽,旷明叫我蹲下半小时。

好像当过兵的都知道部队里那蹲下的标准姿势吧?

我也懒得去抄步兵训练的那操典规范了反正就是腰杆子挺直一条腿直角蹲着一条腿锐角蹲着两个巴掌还都放膝盖上眼睛还要来个平视前方。

当时我蹲了大概有个十分钟,我就觉着两条腿里面好像是装了个电线而且还插上了插头。二百二十伏的电流就哼哼着走四方的曲调在我两条腿里面乱窜而且还有朝着脊椎骨蔓延的趋势。

难受啊!

那时候看着那些个昂首阔步走队列的兄弟们心里叫个羡慕!

熬了十五分钟,彻底的不行了。整个人就觉着眼前发黑而且重心不稳感觉脚下的土地在跳桑巴舞而且还是四条腿一起跳。

当时也不知道平时那叛逆的操行上哪旅游去了,就想着能赶紧的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要不真的就是天塌地陷日月无光世界末日说来就来。

就摇晃着想站起来。

我就说我旷明那家伙不愧是见过血的兵呢。反应真是太快了明明是背对着我而且正在下口令呢也没见他怎么动一条右腿一晃就砸我肩膀上了。

这个……广东朋友是不是能帮忙解释一下什么叫大石压死蟹?

我当时就是那巨石压着的一只大螃蟹,还是蒸熟了的那种!

当时别说是站起来,就是喘气我都觉着困难了嗓子眼里就想骂人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然后就听见旷明说了一句老实呆着你个新兵蛋子还想造反了不成?

就足足的再蹲了十五分钟。

然后旷明的那条腿总算是挪开了我顺势我就一头扎地上了。

别说是两条腿没了直觉,我觉着整个人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就剩下个脑袋还在靠着自主思维活跃着。

然后,我就看见了一双四十三码的军靴出现在我眼前。

再然后,就是指导员那标准的河南梆子:“你个屌毛兵你给老子起来!”

若干年后,那巨孙子的江宽和我一起看个国内名角拍的电视,那名角身上挨了十来枪后还挣扎着想爬起来而且满脸都是痛苦万分口水横流的德行我正指着那名角嘲笑说这他妈演的真操蛋是个爷们就不能这么猥琐的挣扎呢……

江宽那巨孙子的家伙猛地就说你别吹牛b你小子当年被指导员一声断喝吓得不得不爬起来的时候就是那操行而且是有过之无不及!

我想了想,江宽这巨孙子的家伙说的应该是真的!

反正当时我真是满脸的眼泪鼻涕而且双腿根本就不听使唤,咬牙切齿好不容易站起来了,指导员就黑着一张脸看看我说队列里面谁叫你乱说乱动的?

我根本就没法子答话了我就一个劲的哆嗦就看着指导员转身离开然后我一瘸一拐的走进队列里面继续操练。

刚刚蹲了这么长时间再走正步,我可就真是没法子走对劲了。

别说两条腿已经麻痹了根本就没法子提起来就是平时我那腿上的肌腱都没拉开,走正步的时候根本就达不到操典上的要求。

走了两动旷明哥哥估计是看出来我的毛病了就说光头你站一边去然后你把腿顶在墙上然后朝下压。

大家应该看见过那些个练芭蕾体操的妹妹们一个个的压腿都挺简单的是吧?

可人家那是从小操练出来的当年也是苦过的。我都二十一了我以前从来都没打算着这辈子能来个漂亮的劈叉我怎么可能去拉大腿上的肌腱?

就装模样的摆了个架势算是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