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1/3)

说起当兵,怎么着也要说说枪吧?

不知道多少当兵的兄弟穿上那身绿马甲之前,脑子里面全都是自己扎个马步端着个机枪身后是烈火硝烟面前是獐头鼠目的敌人,然后是一声断喝最好是来句家乡最牛b的骂人的词然后搂火狂扫。

没法子,你要说这是小时候那电影的误导也成,反正我小时候的电影里那猛人英雄全是这架势而且那感觉怎么看都是绝对的爷们绝对的牛b绝对的叫人心旷怡!

所以当那天旷明叫我和江宽一块和他去拿枪的时候我是浑身上下全都是力气眼睛里面全是绿光换成了晚上让人看见那就是条狼!

哦,两条狼。

江宽那巨孙子的家伙比我眼睛还绿呢!

签字登记然后就背着十把五六冲锋枪就朝回走。

兄弟们别说五六是老枪了打起来没劲而且看起来感觉上好像是有点子柴禾的感觉。

那可是仿制的卡拉施尼科夫,也就是全世界悍匪的最爱!

别看着美国人那轻武器一个顶一个的造型优美而且什么高精尖玩意都砸上去恨不得一支自动步枪能顶上一门155榴弹炮的威力,真到了短兵相接的战场上,还是这ak系列的家伙结实扛造!

不信你看看那越南战场上美国人怎么就扔了那枪族的家伙专门捡ak系列的打呢?

又扯远了,咱们再绕回来。

当时是一人一支枪到手,先就按照旷明教的那套路开始把到手的家伙大卸八块开始保养。每人面前一大块绸子布仔仔细细的把所有零件擦了个能照见人影,然后拉上了靶场就开始瞄靶了。

枪刚到手,新鲜劲头还是很有那么几分的。就看着一溜趴着的兄弟一个个的把帽檐朝后一拉整个人按照射击要领趴地上一眼睁一眼闭对准了那靶子开始较劲。反正枪膛里面一发教练弹呢就听见拉枪栓的声音响成了一片,哗啦哗啦的还满有点子某某某某年八路军在拉大栓的感觉。

瞄了一天,那新鲜劲也就过去了。

本来着瞄靶就是拿着独眼龙朝着靶子较劲,而且还要讲究个三贴之类的射击要领,长时间保持着这个姿势的确是累人,而且极其枯燥。

再加上新疆的上午和下午虽说是冬天可小太阳照着身上穿着的军棉袄还真有点催眠的效果,这到了瞄靶一个小时之后,我就觉着这眼皮子开始打架脑子里面有人哼哼催眠曲不知不觉的就把脑袋靠在了枪身上就开睡了。

玩过ak或是见过ak的兄弟们应该知道,ak那玩意的弹夹支撑在地上要放平稳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还要把脑袋搁上面睡觉就更是高难度动。

可当年不仅仅是我做到了,很多兄弟都做到了。

据后来旷明告诉我说,当时他和几个教官在后面点的位置上扯淡。这不是说教官们不认真,反正要领都教了而且一眼看上去新兵蛋子们都还照着要领瞄着呢也就没必要站跟前看着……

猛不盯的就听见趴着的兄弟们中间有人来了个至少c大调级别的呼噜!

当时几个教官就愣了,可也都乐了。

都是新兵过来的谁知道新兵没个睡足的时候,就是站着也能呼噜打成一片别说是趴着这么个舒服的姿势了。

都在瞄靶的时候睡着过的啊……

然后旷明就上去看看,还想说这是谁啊睡着就算了你还来个呼噜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