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1/3)

得了,反正是说的顺嘴了干脆我就把我那时候见到过的一些好玩的或者叫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全抖搂出来算了。

还有两件事情,我觉着还是说说的好也算是叫大家伙知道知道什么叫军队的力量什么叫磨炼。

我自己当过新兵,后来也带过新兵。

自己出过洋相,也见过新兵出洋相。

而且……

还见识过一帮子女大学生!

那年,我都成了老兵了还是有点子名气的精锐了结果就看见一帮子不知道哪里来的的女大学生们,算是给基地中的各位头头众位兄弟们长了见识了!

我们团头,那天清早起来走走,猛不丁的就看见了那几十个女大学生第一次出操!

番号喊的莺声燕语,步法跑得七零八落,外带着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当时团头的脸就绿了!

根本就忘了还有共建单位这个茬,站在路边就开骂了:“这他妈了个巴子的是什么……”

还没骂完呢,我们参座一个箭步过去了:“团头,这都是地方上的大学生,这不是共建么?”

团头那个气啊……

可还没法子啊!

照说我们这类型的部队那是犯不上闹腾这些个共建之类的玄虚的可架不住某些个潮流不是?

团里几个头头都拍了胸脯子满口答应的事情啊!

卫生队训练大学生的那帮子女兵姐妹们,自己的素质倒是过关了,可架不住这些个女大学生一通夹杂着时装零食化妆品的狂轰滥炸,估计早就打成一片军民共建去了!

估计是团头实在看不顺眼,当时一扭头就看见我了抬手叫去了:“晚上拉一动紧急集合,你带着一个班殿后护卫!”

可能看着我那嘴巴张着还没理解这算是怎么回事,又加了一句:“注意安全,尤其是注意那些个掉队的!”

我当时就傻了……

不就是晚上叫那些女学生出去窜几公里么?

还是绕着营区窜,连外墙都不出,至于这么紧张么?

犯得上拉我们班出去?

得,女大学生第一次窜紧急集合还真怕出点子状况,咱服从命令,回去准备吧!

半夜三点,一阵哨声!

我带着兄弟们轻装站在卫生队大院里面等着。

就听见那宿舍里鬼哭狼嚎啊……

那哪是紧急集合的动静啊,那就是女澡堂子里进了色狼的反应啊……

卫生队的女兵除了两个红牌两个一毛二,全都冲进去帮忙,足足十分钟,这才看见有人从宿舍里出来。

再等……

还等……

继续等……

眼见着这紧急集合变成了陪着隔壁二老太太上菜市场,我就听见我身后的兄弟低声嘀咕一句:“头儿,这他妈要是咱们的女兵,那还不活活被教官给啊!”

好容易人出的差不多了,从宿舍里赶出来俩穿着睡衣的,那脸上白乎乎的跟活鬼似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卫生队管理员,一顶老实的陕西军事长上去来了一句:“俄说,这是腌松花蛋咧?咋白乎乎的么?”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拿出了窜五十公里奔袭的毅力才咬住了牙关没笑出来!

半夜做面膜,这些个女大学生还真是时髦到了极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