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1/3)

常规训练的时间并不长,但淘汰制还是一直在进行的而且是越来越残酷。

起先小一千号人住在集训营里面房子还有点子拥挤而到了常规训练结束之前的一星期房子就比较宽松了。

刚开始的时候没感觉,就看着一个个被淘汰的兄弟打着背包上了大卡车送去别的军营里面继续受训。

可到了后来朝夕相处的有了感情了,有的兄弟要走就真的是舍不得了。

这里先说说我那个山东的哥们吧。

那时候是个人都有个绰号,也不是刻意的取的反正当年新兵蛋子穷极无聊嘴贱也就是私下叫唤起来方便点,也就每个人硬塞了个外号。

那山东哥们,绰号叫老农。

老农块头不比我小,黑乎乎健康的皮肤一脸的憨厚见谁都是先笑笑再说话。

当时怎么就叫了他老农呢?

后来考究,你就仔细看看老农那哥们没事时候的表情,活脱脱就是个看着庄稼地盘算今年的汗水能换来多少守成的老农。

尤其是在炊事班帮厨的时候,老农就是摘棵大葱都能轻轻地感慨一句,用那种欣赏土地和辛劳转换出来的奇迹的语气感叹。

“真漂亮的大葱啊……”

就着么着,不叫他老农叫什么?

老农那兄弟实在,不管是干什么都是下了死力气干而且绝对的一本正经绝对的勤劳刻苦绝对的死心塌地。

就说一个事情吧。

部队里面吃饭向来是管饱的。天南海北的哪年招新兵不招几个特别能吃的来?吃饭不管饱怎么训练?

我就见识了老农那兄弟能吃。

第一次吃包子,白菜粉丝猪肉馅的大包子足足三两一个。

炊事班的老兵哥哥们手艺真不是吹的,就是南方兵吃不惯面食的见了那白乎乎圆滚滚的包子也能就着稀饭一口气吃下去个不带停顿的。

就别说山东大汉别说我那在沂蒙山老区吃惯了面食的老农兄弟了。

一脸盆包子端回了宿舍,人手一个开吃那就是个狼吞虎咽那就是个风卷残云那就是个千骑卷平岗。

不过一会儿,一脸盆包子没了。

再去炊事班打回来,当时我可就觉着不对劲了。

怎么大家伙都不怎么动嘴了,就傻乎乎地看着老农那兄弟一手端着稀饭一手抓着包子在那表演世界美食大赛上面狂吃的镜头呢?

我就捅捅身边的杨可说这么回事大家伙怎么都不吃了都看着老农那兄弟呢?

杨可就说你刚才就顾着吃了你没注意我才吃了一个包子老农都下去三个了刚才大家伙一算一脸盆包子老农一个人干下去一小半也就是八个包子现在是第九个了!

当时我就吓着了我也不吃了就看着老农。

九个三两的包子外带两碗稀饭啊……

汤汤水水的算上这哥们一下子吞了两斤多快三斤粮食下去!

这怎么看都是一般小伙子一天的饭量吧?

要不说部队里面对这种能吃的兄弟见惯不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