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1/3)

我琢磨了很久,这有些事情要不要说出来。

怎么说呢?

这有的事情要是按照规章制度来说还真是有点子违规的地方,可要是按照人情来说的话那绝对是做的正确的!

还是说了吧!

第一次去集训营附近逛县城,是旷明那哥哥带着我带着江宽一起去的。

就是去采购班里所有兄弟的日常用品比如牙膏肥皂信纸信封外带着旷明那哥哥买两盒烟我们再偷偷的带点子零食回来小小的叫我们的嘴巴肚子腐败一下。

就换上便服然后出门了。

没法子不换,那时候我们一群的新兵蛋子还没授衔呢。

第一次逛悠新疆的小县城,那风土人情还真是叫我们这群井底的小蛤蟆开了眼界了。

那维吾尔族的姑娘就是漂亮而且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们一点不害羞笑起来脸上那小酒窝忽闪忽闪的叫人眼晕。

那街边的烤肉摊子上面烟熏火燎香味四溢叫人闻着就想吃而且看见了那更是从喉咙里伸出个巴掌来想要抓一块羊肉塞肚子里。

还有那哈密瓜葡萄蟠桃杏子石榴果脯蜜饯酸冰茶……

眼馋啊!

旷明倒是经多见惯了就领着我们直接杀到小县城陆军医院旁边军人服务社里面大采购,死活不叫我们多看一眼那好吃好喝的。

军人服务社里面人不多,柜台后面站着的就是两个四十来岁的军嫂看见旷明了都笑都说小旷来了啊。

旷明那家伙脸上就是满脸山花灿烂笑得一塌糊涂的说嫂子好我来了团头最近好不好参座最近好不好家里最近都好不好?

我当时就觉着脑袋有点子蒙,我估计江宽那巨孙子的也是。

团头,放到地方上就是个县太爷的级别。

参座,怎么说弄个局长之类的混混那是绰绰有余。

这些个官的太太们的造型,我想着就应该是弄只金丝猫哈巴狗抱在怀里,然后大家伙凑一圈打着麻将吹着牛b旁边还有俩佣人时刻准备着端茶倒水上点心。

怎么着也不会在一个新疆小县城的军人服务社里面当营业员吧?

其实说白了,很多年后我算是明白过来这个事情了。

朝大了说,这团头参座算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绝对的不以权谋私。

朝小了说,这叫将心比心和下面兄弟同甘共苦免得被人戳脊梁骨。

用四个字的名词形容我们团头和参座这举动的话,其实挺简单,大家也都听多了这个词……

共产党员!

当时没等我明白过来呢那边旷明已经掏钱买好了东西了,就朝着两位嫂子说嫂子我走了问团头好问参座好问家里人好。

两位嫂子就说都好都好老尚还好吧好久没见他了?

这边旷明就说指导员忙啊训练新兵呢好多事情真是忙不过来呢。

这里还说着话呢军人服务社外面就闹起来了。

掀开门帘一看就看见几个穿着皮夹克戴着皮帽子的混混在打个卖菜的中年人。

这里要说一句了。

新疆那地方现在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可当时在那小县城里面种菜卖菜的都是内地过去的一些农民,当地人当时还没种菜这个概念呢。

也就因为这个,菜农这个职业还是很赚那么点钱的,反正是自产自销租赁土地买种子的本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是人很是辛苦罢了。

所以,逢到赶巴扎,也就是我们说的赶集的时候,也就有几个当地的小混混过去捣乱,能赖一盒烟钱都行实在不行了白菜也抱走两颗。

这现象几乎是没人管而且也懒得管。

反正新疆那小县城里说起这些个小混混,我那些个维吾尔族哥们张嘴就说那就是一群脏叫化子懒得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