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1/3)

总的来说,这辈子第一次感觉到残酷感到难熬,就是在我们集训营中还剩下四百来号人的时候。

常规训练已经结束了,有些小毛病小缺陷的兄弟都已经被淘汰了,剩下的这四百来号人里面,要说稀拉兵是一个没有了,全都是从那小一千人里面操练出来的尖子,至少也算是有点子过硬本事的。

至少,我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可还没等我们开始感觉什么叫沾沾自喜呢,旷明们开始黑着脸把我们集中到了一起。然后,指导员就站到了队伍前面,两句话就叫我们知道了未来将会是什么日子。

“接下来的训练,是你们这群** 毛兵一辈子都难以想象的!从今天开始,训残了评残,训死了算烈士,开始吧!”

天地良心啊……

从娘胎里面出来,对军队的印象就是官兵一体勇敢顽强最后剩下个红薯连长还要让给伤员吃!

什么时候听说过军队里面还能这么折腾人啊?

当时那点子沾沾自喜立刻就变成了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瞻前顾后前怕老虎后怕狼!

然后,旷明们立刻就确认了我们心里的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瞻前顾后以及一切一切的担心。

操练操练,真是拿着我们先操后练啊!

就说说这操!

操,这个字眼能叫人想起很多的意思。

我要说的,是其中精层面的那个。

知道什么叫精上的煎熬么?

那就是始终叫你生活在敌意和冷漠的环境中,叫你时不时的产生点子危机感和莫名其妙的绝望。

我至今都不知道那些老兵哥哥是怎么平衡爱护我们和们这之间的关系的。

我算不上职业军人最多就是个半吊子而已,所以我不懂,也就没法子写。

可当时真的就是觉着步步危机干什么都觉着危险。

不是么?

晚上正累得抓着周公死活不放手呢来个紧急集合,一顿傻跑之后就地宿营然后抓着工兵锹吭哧吭哧在冻得铁硬的地上刨个掩体构筑步兵防御线。

白天吃饭吃一半猛不盯的就是一颗发烟罐砸盛饭的脸盆里然后满头满脸都是黄乎乎的烟渣子抱着枪就要临机反应寻找攻击方向然后防御或是反击。

就这么说吧。

我那经始终就是绷紧的可我那些个老兵哥哥就有这本事每天加码叫你马上就觉着自己快要疯了但就是疯不了!

再说说这练!

早上起来一人身上挂四个大号的沙袋在背上一床铁被子来个五公里算是提。

沙袋大家都知道,铁被子没听说过或者是很少人听说吧?

其实说起来简单,就是几块钢板用背包带一绑,看起来就和背包差不多德行的玩意。可分量那就是几十床棉被的分量了。

要说也就是我们那一两茬子兵知道铁被子的厉害,后来的新兵蛋子们都有了铅砂背心什么的训练工具,至少也是有个机枪弹药箱之类的玩意为配重吧。

当时那铁被子,可真是叫人恨的牙痒痒啊!

背包带被那铁被子坠着,愣是能把背包带勒到骨头上去。

大清早的就被这玩意勒着胸口、再加上四个灌满了砂子的沙袋坠着大腿小腿溜达五公里,就是个死人也要卯足了精才能坚持跑完吧?

这就是起床后的提!

跑完了,还先别急着休息,后面还有节目呢。

还有个醒脑。

刚放下身上这些个重量,旷明们立刻就吆喝着把人马拉到格斗训练场上。简单的护具朝着身上一戴,半小时,大家伙开练吧!

这都已经是经过了常规训练,后来又都学了点子一招制敌之类的套路,兄弟们动起手来还真是没轻没重而且一个比一个好奇。

都想着昨天学的那锁喉掏裆抠眼睛拍耳根砸软肋是不是真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