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1/3)

要说某某部门的办事效率就是叫人惊叹。

下午四点,我们三个全套行头就送到宾馆里面来了还是专门加料制的。

我的装备是一身上下全是金属装饰的牛仔马甲外带一双加装了钢尖的靴子还有一双加装了点子华丽装饰的格斗手套。

江宽是一套大号的蝙蝠衫然后是紧身裤子薄底快靴还有四个戒指而且是全钢的戒指砸谁身上谁都能当场喷红。

杨可就惨点。一套白色的休闲装外带着一条带话筒套的腰带。然后就是一把崭新的二胡不过分量的确是重了点子简单的说整个就是个大锤。

三个人都弄了一头假发身上还都带着街头斗殴的极品梦幻装备。

可就是没枪。

然后旷明很牛b地递给我们一人一副墨镜,说你们戴上去厕所关上门关上灯试试效果。这是新装备你们先适应一下子。

看看那墨镜就都知道是夜视装备,可我当时就没懂这装备怎么就能在有光的状态下是墨镜的功能而没光了又能产生夜视效果?

顾不上闹清楚那墨镜的工原理,反正是天一黑我们就换上行头窜那歌厅里面开始候着了。

反正当时我还觉着自己挺能未雨绸缪挺能料敌先机。我脑子里面就转悠着怎么和那些个后台工人员演职人员套近乎掩藏形迹到时候好来个不知鬼不觉的一击必抓我抓了就走!

结果一到后台我差点没吐血!

我看见旷明哥哥穿着一身灯光师的马甲早早的就站在一排子灯后面正拿着追光灯使劲照着台上唱歌那妹妹的** 。

我看见一排几个老兵哥哥穿着歌厅工人员的马甲彬彬有礼一本正经很专业的在舞台两侧伺候!

我甚至看见白天给我们送装备的那某某部门的人扒了白天那身送盒饭的马甲,换了身西装人模狗样的拿着个本子来回吆喝那意思他就是舞台监督!

然后那台上唱歌扭** 的妹妹下来,那充舞台监督的的某某部门的人就跟不认识我们似的开始吆喝,说快点快点你们这帮子走穴的跑野台子的就是差劲还不赶紧的上你们那二独胡奏?

然后杨可就上去了我就看着那贵宾座位上一边三个就坐了六个满身横肉的壮汉可中间那位子还空着没人去坐。

当时心里就想这抓捕目标还没来你可千万别现在来要不等会红光一闪抓捕你的可就是杨可的那就轮不着我出手了!

好不容易,杨可吱吱嘎嘎的拉了半天算是在掌声中下来了。刚闪身进了后台杨可那小脸上虚汗猛地就窜出来了一句话不说就坐在旁边喘。

这边报幕的已经说了下一个就是我上去卖唱。还吹乎我是什么去过几内亚混过索马里的摇滚明星之类的玩意然后下面就是呼啦呼啦的掌声。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中了邪!

反正我就那么一瞬间我就知道杨可干嘛那么喘。

我们毕竟曾经是为文艺兵被征召的,来军队之前多少被音乐熏了那么一阵子。

在听到了音乐、看到了舞台的灯光,尤其是听到了掌声之后,那种沉睡在心中的感觉再次的涌了出来。

尽管我们即将面对一些穷凶极恶之徒,可在音乐响起的那瞬间,我们依旧渴望着重温那被掌声和欢呼包围的感觉。

就像是瑞典那国宝级别的乐队老大说过的。

我喜欢那种站在世界中心听到欢呼与掌声的感觉,即使我脚下的土地在向着地狱崩塌。

我就把那头假发从脑袋上抓了下来砸地板上然后跟吃了耗子药的耗子似的冲到了台上,我一把就抓过了乐队那鼓手的鼓锤我使劲在那定音鼓上砸!

然后就朝着话筒喊了一嗓子!

我不知道我那算是什么声音,反正就是狠狠的嚎叫了一嗓子。

全场都静了下来。

估计当时新疆某地方那歌厅还真没见过这么放肆的歌手大家都觉着新鲜。怎么今天来了个经病表演原来这抽风就是摇滚?

场子里静下来的同时,我就看见那要抓捕的胖子在几个黑客帝国造型的家伙簇拥下走进了场子里。

我开唱!

可能真是冥冥中有天定吧。

我那天不知道怎么了就选了一首黑豹乐队的《别去糟蹋》为开场曲。

没有寂静的日子寂静的夜

人们的色显得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