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1/3)

要说这军队里面的日子,有时候还真是有那么点子枯燥的。

铁打的营盘,那自然就是铁打的军规条令。穿上那身马甲之后的生活训练就成了极其有规律的事情了。

我听说现在网游能叫孩子上瘾还不少专家琢磨着怎么叫孩子戒断网瘾?

其实我觉着挺简单的。

你就叫那孩子进个游戏的界面,然后登陆帐号退出帐号就反复的这么折腾一个月,我估计那孩子这辈子看见网游就能喷血。

我们当时就差不多这个样子了。

摸爬滚打之类的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训练下去就是为了精益求精,而且都知道关键时刻谁熟练谁手脚快那么一秒半秒的,那谁就是胜利者准确的说谁活着的几率就能大很多。

可都是十几二十的大小伙子啊,就算是一天训练下来累得都想爬了,脑子里面还是活络的都想着怎么出点子妖精事情叫大家伙乐一乐。

有个周末的晚上,照旧是晚点名之后大家准备着两个小时后熄灯睡觉的时候,江宽那巨孙子的家伙就凑过来了说光头光头,你知道不今天晚上陆军运输团那边有个舞会!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一个班的兄弟们全都眼睛发绿的就凑过来了就说舞会?那是不是说就会出现某些个异性生物?

江宽那孙子就一脸的包打听德行猛点头说是啊是啊!据说是军欢是附近一个学校的老师过来大家要不要过去开开眼?

要说没穿马甲的时候,舞厅歌厅是我最不乐意去的地方了。

我天天的就是在那里面赚钱吃饭对于人家那是娱乐对于我那是上班啊……

可是这马甲一穿,好像还真是有那么点子时间没怎么见过异性了而且听音乐都是那些个军歌我还真是有点子想念那些地方上的音乐想念那些个霓虹灯闪动的场合了。

我就说那行大家就去看看反正熄灯前回来就是了咱们悄悄的过去悄悄的回来就是!

大家就说好就从自己行李里面翻了几件便装换上了就一个接一个的从窗户里面窜出去了直奔陆军运输团。

其实我们和陆军运输团就是一墙之隔,毕竟大家都是穿马甲的爷们聚集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而且防御起来也省点子力气不是?

窜到了那围墙下面,几个兄弟可就有点子傻眼了。

也不知道是谁的创意,那原本只有三米不到的土墙上面居然就挂上了一层铁丝网而且还是带着倒刺的那种根本就没法子爬过去!

这要是战的时候我们上去多用匕首一划拉就能解决问题,可为了去跳舞准确的说为了去看看异性我们就动这个手脚?

怎么说也不合适吧?

这时候江宽那孙子就四处打量猛地就说兄弟们没关系你们看那边有个豁口我们窜过去就是了!

大家转头一看,还真是有那么个地方的土墙坍塌了一点子正好就露出了个七十公分见方的缺口。

爬是万万的不可能了就那么大的缺口爬过去铁定就是一身的灰土那还去跳什么舞啊?可我们都是操练的差不多的人了我们跑战术的时候那腾空穿越狭小入口都是练的出类拔萃的今天我们就算是涌上了!

那就窜过去吧?

大家就排成了一路江宽那孙子第一个起步大家就一溜助跑就窜过去了一个个身轻如燕那都是挥挥手不沾染一丝的尘土。

窜了三个兄弟过去,第四个兄弟落地的声音刚刚响起猛地就喊了一嗓子说小心!有埋伏!

啊?

我们都知道围墙那边就是陆军运输团的油料库以前就有人想炸油料库的地下油管幸好那群孙子智商不高炸错了地方。

看这意思那帮子孙子今天是窜到了油料库里面了?

我都没多想一把就拉住了杨可说赶紧回去报信陆军运输团油料库有人潜入了赶紧调兄弟们来!

我就窜过去了后面的兄弟也都跟着窜!

我的兄弟在墙那边呢肯定都和他们遭遇上了说不定都死掐开了我虽然什么家伙都没带可我胆子还在我拳头还在我今天就他娘的和这帮子孙子死掐了!

一落地我二话不说就是个翻滚站起身就是个准备格斗的架势就打算朝上扑可还没等我扑呢人家把强光手电就打开了还一个劲的笑说嘿嘿嘿嘿你们这帮子** 毛素质不错啊?就这么个豁口你们一晚上这都窜过来十几个了还个个都是标准的战术动过来的!

来蹲下吧?等会一起送你们回去!

我借着那战术手电的光一看我就知道坏菜了!

警备司令部的宪兵纠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