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1/3)

我不知道团头折腾我们的那个五十公里奔袭之后说的话算不算是革命历史教育,我倒是觉着那有点子战前动员的意思!

反正回了营地没几天,几十辆军车就停在了营地门口。然后大家一阵紧张忙碌之后,我们开始朝着喀喇昆仑山上的高原基地转场。

先不说那些个风景如画江山壮阔的感觉之类,喀喇昆仑山首先给我们的,就是高原反应加上恶劣气候的下马威。

要说我们也算是体能超强的猛人了,平时一天两次三次五公里的还真有跑油了的兄弟一边抽烟一边跑甚至在没主官跟着的情况下还真是出现过跑着跑着猛地就来一嗓子摇滚的。

当然了,这个……

我也不避讳,那没事边跑步边抽风唱摇滚的就是我。

可一上了高原基地,真的就不行了。

就是个小小的土坡,我下去在河沟里面打了桶水然后再走上来,我居然就累得两眼发花而且喘气喘的跟风箱似的两条腿还使劲转筋。

好不容易七弯八拐的到了高原基地然后就是吃啥吐啥有的兄弟头疼的满地转圈想骂娘都没力气了。

而且高原上因为气压的问题,一般一壶水烧到个六十度就开始沸腾了而且氧气的含量是绝对的不够的。

朝前说个二十年,当年的边防军里面就曾经有那么个故事说要是能一天三顿每顿吃三个馒头而且保证不吐的立刻就是个口头三等功。

可这么多年下来还真没人能得那个口头三等功。

吃不下啊!

一上高原那嘴里面就什么味道都没有了平时一口气军用牛肉罐头能塞下去三个的猛人现在看着那罐头就能吐出来。

咬着牙使劲塞几口下去,还没等站起身子那胃里面就开始翻江倒海而且脑子还直晕乎,稍微活动几下立刻就能吐个天女散花。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炊爷们的辛苦和重要了。

肚子里没东西身上就没力气那就别说训练任务战任务了,走路都是摇摇晃晃得那还怎么操练怎么和人死掐?

所以说部队里面炊爷能顶半个指导员得说法是绝对正确的。

那天早上刚刚起床,就听见炊爷那临时伙房里面高压锅气压的声音呲喇呲喇的直响然后就听见炊爷老大那个广东爷们一口的鸟语吆喝说食饭啦今朝早茶好靓啊……

我们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就算是那些个吐的昏天黑地的兄弟们都抬起头来了就摇晃着朝着外面走。

然后就看见那广东炊爷一脸得意的拿着个勺子站在炊事班门口搅和高压锅里面的东西,旁边还有几个炊爷正抬着笼屉里面都不是我们见惯的那种军用大馒头,居然就是一个个细小的饺子一样的东西?

那广东炊爷老大就笑就说你们这般靓仔没吃过广东早茶吧今天早上是皮蛋瘦肉粥还有广东虾饺这个养胃大家多吃点!

大家就笑了。

这高原上根本就没地方补给物资带上山来的那些个食品全都是我们装车的哪里来的皮蛋虾子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