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1/3)

忙乎到了晚上,所有人的单兵掩体刚刚弄好了没多久,下雪了。

我就说旷明那哥哥真不止是个冲锋陷阵的猛将!

连气象仪器都没用就看了两眼天色这家伙就能顶个活天气预报还能瞬间反应过来怎么利用这气候因素的利益!

这家伙真的就该是现在呆着这个位置,每天左手里端着个小茶壶右手上架着一只鹰一群兄弟前呼后拥,要是有事找他估计旷明哥哥就能用鼻子哼哼着说这里不是聊事情的地方咱们借一步军机衙门里面说话……

得,说拧了。

旷明哥哥,你老现在呆着的那总啥啥啥的衙门,应该是发挥你长处的地方吧?你得谢谢人家指导员谢谢人家团头,当年要不是这两位发火了一脚踹你去了某某学院深造,你估计这辈子就没这么大出息了!

新疆的鹅毛大雪啊!

飘飘洒洒的就覆盖到了我们刚刚弄好的单兵掩体上。要说这雪也奇怪,一粘到了那些被我们从山尖子上弄下来的积雪上面,立刻就是牵手挽脚的结成了一大片,比落在土地上堆积的时间短了不止几倍。

我就缩到了个单兵掩体里面。河谷中间的风开始嗷嗷叫着肆虐,可我们那掩体防风保暖的性能还是很不错的我们一点都没觉着冷。尤其是在下了两个小时的雪之后我们慢悠悠的掏出了个呼吸的通道后,手里就攥着对讲机开始胡说八道了。

指导员也懒得管我们就喊了一嗓子你们这帮子** 毛给老子注意点子别满嘴的胡说八道注意外面的动静注意保存体力。

我们就嘻嘻哈哈的说指导员你放心那帮子孙子至少也是明天下午才能到我们那时候早就睡醒了精十足我们就砸他们个的!

就有人开始回忆故乡的雪。

我的印象中,湖南那地方下雪最多就是两三天的时间就化干净了。而且在我居住的那城市里面只要是雪刚刚覆盖了地面马上就是一群群的红男绿女抓着照相机窜公园里面开始胡乱拍照片还说那是雪景。

就那么洒胡椒面似的一点子雪也叫雪景?

我说那种没见过新疆的雪那才是天地威仪那才是大自然的恩赐那才是叫你从心里领略到毛总当年那首词里面写的意境是何等的贴切何等的波澜壮阔江山如画!

心里没黎民百姓江山社稷,写不出那种气吞山河的好词的!

所以我崇拜毛总,很个人崇拜的那种。

恨不早生几十年,能在毛总麾下战,那才是……

真是遗憾啊!

闲着无聊,我也不避讳,反正扯着扯着话题就有点子奔了下三路了尤其是那些当兵前有过无证驾驶经验的兄弟就更加的是众人追杀的重点。

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鸟!

当兵前我真的过过几天很糜烂的生活,是那种当时要是叫我老爷子知道了,能一巴掌扇死我清理门户端正家风的糜烂生活。

我也就不怯场,狠狠的叫那些品性端正做人清白的兄弟在痛骂唾弃鄙视的同时私下里滴答着口水羡慕了一把。

都是爷们,还都是年轻力壮精足血旺充满憧憬满脑子yy的爷们啊!

就听见罗汉那兄弟嘿嘿傻乐了几声就说其实那什么,我当年也有个相好的父母都见过面了咱们也都见过了当兵回家了我就娶了她!

我们就乐了。

罗汉那兄弟我们一直认为就是个天吃星投胎的这辈子除了红烧肉之外再没别的爱好了!

罗汉也有女人?

沂蒙老区那地方民风淳朴到了极点的,双方家长都见过面了私下里小两口的也见过面了那肯定是有那么点子故事的,这见面两个字里面的学问,那是很值得推敲推敲的!

就开始起哄架秧子的逼着罗汉交代。

罗汉就吭哧了半天就说就在咱当兵前的那个晚上她和我来到了小河旁两行清澈的泪水那是顺着小河淌。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咱难忘怀谢谢你给俺的温柔伴我渡过了那个年代……

我就说打住打住我怎么听着就是李春波那家伙唱的《小芳》啊?

你给咱来点子具体的情节究竟是怎么个爱怎么个温柔怎么的渡过了那个晚上?

罗汉就不吭气了。

憋了半天就说反正这辈子她只能嫁给俺俺也只娶她!到时候俺回去了就叫她给俺生个娃肯定是带把的那种还肯定是结实的和个小牛犊子似的!我都吃了那么多红烧肉了我油水都攒着了我肯定就能有个儿子!

大家伙安静了片刻然后就笑得差点把掩体都掀开了!我听见通用频道里头连指导员都上气不接下气的吭哧吭哧压抑着猛笑。

我就说罗汉闹了半天你吃红烧肉就是为了攒着油水在某个晚上发愤图强突飞猛进一泻千里然后一枪命中啊?

我说你上过生理卫生课么?

罗汉就吭哧说我那地方上这个课都是自己看课本的老师说那东西学了没大用处我们当时连考试都不考这个!

大家就再笑然后指导员就说别忽悠了大家好好休息哨兵注意警戒保持静默!

我们就都闭嘴了可心里还是憋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