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1/3)

吐鲁弘这老汉我觉着怎么着我也要写写的。

第一次撞见吐鲁弘,老汉和我聊的内容里面还真没涉及到他自己的什么事情。可后来吐鲁弘挂了个光荣退休的小徽章之后,我们的接触就多了起来然后我也就知道了吐鲁弘的很多故事。

我琢磨着,干脆就在这里写了的好也免得大家伙最后还要回头看看这吐鲁弘大爷是何方圣?

吐鲁弘年轻的时候也是一猛人,就是那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豪侠仗义还专门仗着把子力气打抱不平的人物。

就这么着,吐鲁弘算是叫当时的巴依老爷们恨到了骨头里了。就诬赖吐鲁弘偷了人家的羊吃了抓了吐鲁弘毒打了几天就要把吐鲁弘给吊死示众。

说起来还真是巧了,当时就是一支解放军的小分队到了那地方然后那小分队的老大一声断喝就把吐鲁弘给救了下来,还专门叫了个医生给吐鲁弘治伤。

当时吐鲁弘都叫那巴依老爷打的浑身没好肉了有的地方伤口里面都长了蛆了。那医生就仔仔细细的给吐鲁弘洗伤口然后用镊子一条条的把那蛆给夹干净了没日没夜的照顾了两个星期,吐鲁弘算是捡了条命。

不管是什么国家什么民族,知恩图报这一条都是古老相传的。当需要向导带领解放军进藏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吐鲁弘连报名的手续都省了,直接就是自己背着一口袋馕跑到解放军进藏部队的驻地门口,硬邦邦的就是一句话!

吐鲁弘是你们的朋友,你们不要朋友带路,就是瞧不起朋友!

看着这么个好小伙子,部队领导那还说什么啊?那就走吧!

进藏路上的艰辛险阻就不说了,反正现在还有带着部队进藏的向导活着的,去看看他们的回忆录或是找他们聊聊吧。那样的日子,不是我这种半吊子的文字写的出来的。

反正吐鲁弘去了,然后又回来了。然后这辈子就认了三个道理。

第一、大军是好人。进藏部队缺粮食了,官兵饿肚子可向导的牛羊肉馕饼从来没缺过。高原严寒下面,食物就是性命。拿命交朋友的人,还不是好人?还不值得信任?

第二.汉奸不是人!当年就有那么几个混帐王八羔子,就为了几块钱大洋就出卖进藏部队的行动路线,甚至还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藏族同胞攻击部队。

当年进藏部队的纪律多严格,这恐怕是大家都难以想象的。都是百战雄兵了,硬是把手里的枪攥出了水,看着身边的兄弟一个个倒下也不开枪还击啊!

第三、这就和我是一个德行了!吐鲁弘对毛总的个人崇拜几乎就是登峰造极!后来我去了吐鲁弘的家,我看见满房子都是毛总的画像塑像,那像章更是满盆满钵,金的银的铜的铁的塑料的木头的石料的……

吐鲁弘说了,能叫老百姓吃饱饭不受气的,就是上天下来的。所以,毛总是!

吐鲁弘一辈子没结婚,但却非常喜欢小孩子。

不少维吾尔族的塔吉克族的汉族的小孩子只要是撞见了吐鲁弘下山给公社交羊,马上就是蜂拥过去然后很自家人德行的从吐鲁弘的口袋里翻吃。

而吐鲁弘也惯着这些小孩子就那么笑哈哈的随便小孩子们翻。要是吃的少了点孩子们还不走,吐鲁弘还真就领着一群孩子去巴扎上面买一堆零食直到孩子们满足为止。

可吐鲁弘就是不结婚。

听个曾经进藏的当地退役老兵说过,吐鲁弘当年也是血气方刚,在进藏途中就遇见了个藏族妹妹,然后就是一见钟情干柴烈火拉着那妹妹就找了部队的老大求着老大帮忙上门提亲。

部队老大也干脆,看着两个人的确是合适也就按照当地习俗上门提亲。军民鱼水情话不用多说就看你酒喝得怎么样,部队老大是活活的喝吐血喝成了这门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