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1/3)

我害苦了我旷明哥哥。

我害苦了我的指导员我害苦了我的兄弟们。

我这边刚刚走没多久就有了兄弟发现我不见了。然后指导员想都不想就知道我是干嘛去了立刻就是兵分两路一路押着俘虏回营一路就撒开了满山的找我。

我在吐鲁弘老汉的屋子里暖暖和和的喝酒吃肉的时候,我旷明哥哥带着一群兄弟就在风雪里面找我,直到大雪让所有人精疲力竭为止。

所以第二天我和吐鲁弘老汉赶着羊押着那汉奸才走了不到两座山的距离,我就看见我旷明哥哥带着兄弟正撒开了找我呢。

我旷明哥哥真是叫我气坏了!

上来就是一脚把我踹雪窝子里面去了!

然后再一把把我从雪窝子里面捞出来就狠狠地抱着我说你个** 毛你死哪里去了?

我就由着旷明哥哥抱着然后就说哥哥你看我抓了个汉奸就是接应昨天那群孙子的。跑掉的那个叫我给收拾了我给罗汉给那几个兄弟报仇了!

吐鲁弘老汉就过来说大军我领着你们去那个石缝我知道你们还要搜查还要打扫战场。

闹腾了半天,我们就这么押着俘虏还叫那俘虏扛着尸首回到了基地。

吐鲁弘老汉连口水都没喝就走了说是要给公社交羊去。指导员也不强求就派了个车拉着羊送吐鲁弘老汉下山。

还没等送吐鲁弘老汉的车从我眼前消失,指导员那张黑脸就杵在我面前了。

我也不傻我也知道我昨天闹的那一出就是严重违纪我就赶紧的低头说指导员我错了你爱怎么处置我你怎么处置反正我给兄弟们报仇了我安心了。

指导员就是一个大耳光扇过来了然后就是一顿河南梆子韵味的臭骂。

“你小子成精了是不是?就你牛b就你想着给兄弟报仇就你是孤胆英雄?战场纪律在你眼里就是个** 毛是不是?老子……”

第二个耳光又上来了。

我没躲,不想躲不敢躲我也躲不过。

我就老老实实挨了第二耳光。不过我感觉的出来,这第二个耳光轻多了……

我就赶紧说指导员我还从那家伙身上搜出了这个盒子我打不开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指导员就黑着脸抓过了那个盒子然后说你小子去交了装备你自己呆禁闭室去好好的反省一下子。什么时候叫你出来了你就老老实实的说说你的思想你的动机!

我就交装备然后自己跑步去了禁闭室。

高原基地里面的禁闭室是一绝。

就是依山挖了个半截的窑洞模样,然后是钢梁支架板材墙壁里面就是一张床还有个桌子和板凳那是写检查专用的。

用料节省保暖功效明显还带着点子半掩蔽指挥所的味道。

据说从有了禁闭室起我是第一个进去的也是唯一一个进去的。而且在禁闭室里面的待遇更加是没法子提的。

太舒服了啊!

我进去了** 还没坐热呢,通讯员就抱着三床褥子进来了。放下褥子啥都没说就朝着我点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不一会又送来两床被子。

然后是炊事班班长进来了手里端着个小筐里面是大块的无烟煤。都没叫我动手就帮着我把炉子生起来了然后就笑眯眯的朝我说你小子牛b叫老子伺候你!晚上你想吃点啥老子给你做!你们湖南蛮子是喜欢吃辣子的老子给你弄个虎皮辣子成不?

我就真是有点子受宠若惊了。

我就不说什么老兵新兵的概念了。

当过兵的都知道炊事班的炊爷不好惹而且是很不好惹你的饭碗菜盆子都在炊爷手里捏着呢。

平时看着炊爷们不和大家一起训练而且基本上炊爷的内务这之类的也管的宽松,可那是因为人家起五更睡半夜人家辛苦啊!

早上四点起来捅开炉子蒸馒头,半夜两点还要看看炉子别灭了免得耽误兄弟们的五脏庙,炊爷们的辛苦大家都看在眼里吃在嘴里呢。

谁还好意思去找炊爷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