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1/3)

这做人啊,还是厚道谦逊点子的好。

古人说的乐极生悲满招损谦受益那是经历了多少年月的推敲,绝对是真佬的真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贱骨头,反正这几天虎皮辣子吃的过瘾,再加上晚上睡觉那大块无烟煤的火力实在是足了点,那天天没亮,我就觉着浑身发热嗓子冒烟我就开始哼哼了。

外面哨兵听见了还以为我开玩笑,可仔细听着我那哼哼怎么也不像是装病寻人开心的,赶紧开门一看然后就一个箭步窜出去了。

我浑身烧的火炭似的嘴巴上一整圈的燎泡,鼻孔里面喘气都能蒸包子了要是嘴巴里再喷点子火我就是西方话里面的恶龙。

这是后来江宽那孙子告诉我的,当时指导员光着膀子就窜禁闭室去了然后就是派车赶紧的让我下山去陆军xx医院。

旷明哥哥陪同,咱们陆军医院看妹妹去。

错了,是看病去。

这就要说说我们机械排的陈老大了。

陈老大,湖北黄皮人。

我不知道那号称什么师奶杀手的濮什么是不是和我们陈老大有亲戚关系,反正陈老大就和那濮什么的是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的造型,怎么看都是温良谦恭的绅士德行。

人家有学问,正经的大学毕业来当兵的,还自己要求到最苦的部队。摸爬滚打了几年可那学问支撑起来的绅士气质是一点都没变的,都是一样的马甲穿在人家陈老大身上,那怎么看都是穿着晚礼服的操行。

尤其是车技,那是更加的没二话说。我们那部队里面四大机械行业猛人,陈老大就是开车技术第一。

大家看着电影上面那警察追劫匪好像是很牛b了那小汽车开着满世界乱撞而且还什么花样都能玩出来吧?

放我们陈老大手里,那就是小菜中的小菜了。

冰雪路面悬崖峭壁外带着高原上气压不足,气动刹车根本就是个很玄乎的摆设。普通司机能开个六十码时速就很值得骄傲了可我们陈老大从来就是一溜烟的八十码时速窜来窜去。

最邪门的一次,陈老大接手了一辆刚刚过了磨合期的新车,开了没几公里刚刚到了个大下坡上,发现没刹车了。

当时坐在陈老大身边的人脸上颜色就变了。

喀喇昆仑山上的大下坡啊!

那是绵延二十多公里的盘山公路,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而且万一撞见会车那就是慢慢磨蹭着过去两个司机也是心惊肉跳的稍微一个不小心就是悬崖下面拣尸首的结局了。

可我们陈老大不慌,还很绅士的腾出手来拍了拍衣服上面的尘土小墨镜一戴就开始冲下坡。这时候要是谁能给陈老大嘴里送上一支古巴雪茄,那我估计二战时候的巴顿坐着中吉普冲德军高射炮阵地也就是这个操行了。

一路换档拉手刹车外带着间不容发的瞬间会车就这么冲下来了。到了缓坡上手刹车都能冒火了陈老大慢条斯理找个宽敞地方刚把车一停,旁边坐着的那位立刻就窜出去一膝盖跪到地上号啕大哭。

然后打死不上陈老大的车了。

其实那哥们就是没习惯陈老大的做派,更不了解陈老大的技术。陈老大当年练车的时候,大家起哄叫陈老大来个绝活,陈老大也是一时性起居然就当着大家伙的面来了个汽车骑士的项目。

具体怎么玩这里就不多说了。反正大致上就是汽车车灯上绑个钢筋,就像是中世纪的骑士拿着长矛冲锋似的时速八十公里对准一个小圈子冲过去,刚好要把那钢筋塞圈子里面去。

当时那圈子比钢筋直径大不了几厘米,陈老大的车速是九十码而且是两个大回环后开始冲刺的。

当时陈老大看我那满脸烧得和龙虾差不多也着急了,穿戴整齐了拉上我和旷明哥哥就开始朝着山下陆军医院冲。

两百多公里的冰雪山路,还是凌晨最黑暗的时候,陈老大车速至少是九十码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