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1/3)

好心是有好报的,我坚信这一点。

所以第二天早餐,我的早饭不再是军人食堂里面买来的馒头咸菜荷包蛋大米稀饭,而是外面巴扎早市上卖的烤包子鸽子汤还有一大串水灵灵的葡萄和香喷喷的哈密瓜。

旷明哥哥那脸上都笑烂了。

可嘴里还是不依不饶的说光头你个王八蛋!你他娘的大半夜没安好心你瞎叫唤啥?你差点吓死老子了!老子还真以为夏乐那傻丫头给你吃错药了呢!

我满嘴都是香喷喷的烤包子我根本就没功夫搭理旷明哥哥,我就指指自己心口再指指天花板再指指地板。

天地良心啊!

我哼唧一晚上我容易么我?

而且昨天晚上到后来我满耳朵都是北京轶事童年趣闻战斗经历学院故事,我一分钟我都没法子睡啊!

还有最后那个片断!

我要不是满嘴的烤包子我真就现场学学你旷明旷大情圣是怎么死乞白赖的一定要给人家一个绅士的吻手礼而且你黑灯瞎火的还把嘴巴凑人家脸蛋子上面去了!

还有侯静那句情不自禁京腔京韵滋味十足的娇嗔――旷明你讨厌啊你!

哥哥,估计当时你魂都飞了吧?

正吃着呢,侯静来查房了身边还跟着个双眼通红的夏乐。然后侯静就看着我满嘴的烤包子就纳闷了。

昨天还疼的哎哟啊哟的喊了一晚上,这早上起来就这么好胃口?这怎么都不符合医疗常识吧?

还好我反应快我张嘴就把那烤包子给喷出来了还使劲喘息说旷明旷大侠您不能这么胡整。我真是没一点胃口吃东西你看看这都浪费了吧?

旷明哥哥也是老兵油子了立刻就像是说相声似的来了个捧哏说那怎么成?你昨天晚上消耗了体能你必须吃使劲吃一定要吃这才能迅速恢复这才能养好身体。

侯静眼睛里就很释然了就过来说旷明你不能这么蛮干我知道你们的体质都好可病人不能吃油腻太重的东西还是要以清淡为好尤其是不能过量!

然后那双眼睛里面就飞过了一抹粘呼呼的温柔就说鸽子汤还是很不错的滋补病人还是可以吃的旷明你也没完全的弄错。

我就知道,我旷明哥哥昨天晚上是铁定的得手了!

还没过门就知道给自己男人留面子,这女人错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