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1/3)

我算是彻底的服了军队里面那些个血气方刚的尉官们了。

团头参座和培训班的老大好像还是旧相识,一见面居然就是冲上去使劲的来了个熊抱而且彼此之间是妈了个巴子卵蛋的骂得别提多亲热了,把旁边站着的陆军医院老大听得满脸尴尬的不停摇头。

可两位老大手下的那些个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尉官可就有那么点子不长脸了。

我也不是说军队里面的什么闲话,可事实就是不同军兵种之间总会有那么点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

古人说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军队里面操练的爷们、尤其是那些个精锐部队里面的训练尖子们,基本上都有那么点子自认为的老子天下第一的操行,在遇见了同行之后,那种雄性动物之间不自觉的对立就很明确的体现出来了。

这边老大们脸上的笑容还粘乎在一块,那边两方十来二十个尉官已经是不知不觉的站成了两排,个个都是跨立姿势一双双眼睛射出的寒光就在半空中呲啦呲啦的撞击着,那脸上几乎就是写着同样的一行字――你丫丫的有种过来跟我死磕一个试试?

其实两边的人马对望这也就算了,可架不住两方人马站着的位置中间就是陆军医院通往锅炉房的交通要道啊。

我当时就看着那些提着开水瓶子打水的文职军官们、还有那些在机关里面呆长了的通讯员勤务兵们飞快地从两行人马的夹缝中窜过去,而且个个都是脚步飞快闷头走路的风之子德行,几乎就没人敢仔细看看两边的那些彪悍的尉官们。

都是精悍到了极点的军官,而且不少都是见过血玩过命的猛人,哪怕是偶然的火气上涌看了都能叫人觉着浑身发麻,更何况是这些个猛人撞见了合适的对手,那种有意无意中散发的杀气……

换成我我都受不了,更何况是那些个文职军官?

所以说,这世上真就是有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的事情。

这边一帮子尉官还在玩斗鸡眼呢,那边一帮子女兵已经是花枝招展的从宿舍楼那边拐过来了。

我就不说什么赞美的话了,那样的话我写不出来,而且我觉着用文字描述那还真是亵渎了那些漂亮而又英姿飒爽的女兵们。

反正当时那些眼睛里就差冒闪电的尉官们统统的来了个向左向右看,然后那眼睛里雄性的霸道就在瞬间换成了男人的温柔。

我就看着侯静一身素白的裙子外带穿着一双小皮鞋,咯噔咯噔的就领着一帮子女兵直接从两群尉官哥哥们中间走了过去,那架势绝对的牛b绝对的气定闲绝对的风姿卓越,两边的尉官们要不是眼皮子都算是结实估计当时眼珠子都能掉一地。

那边女兵们刚刚走进了举办舞会的大礼堂,这边两批尉官们也就整队拉进了礼堂,刚好就是站在那些个女兵的对面,一双双贼亮贼亮的眼睛那就是死死地盯在了对面的女兵们身上。

我估计着这些个尉官们都是玩枪操炮练出来的眼,估计叫他们盯一眼的话那坐标定位什么的估计误差都不会超过三厘米,哪怕现在你把灯给灭了那些个尉官们扑上去也不会抓错了目标!

可我怎么看着,有好几个目标是同时被几个眼锁定了的?

估计几位老大级别的人物都是知道下面兄弟们难得玩一次,也没说什么多余的废话,两三句开场白之后,舞会开始!

这凭良心说话,当时那些个某某培训班的尉官哥哥们在这场猎杀女朋友或是未来太太的行动中是输定了的。

原因有三。

第一、咱们先从硬件上说。那些个培训班的哥哥们穿着一身笔挺的夏常服是好看,可这些个女兵妹妹们天天就看着这身军装过日子的,怎么说都应该有那么点子审美疲劳了吧?

可我旷明哥哥身上穿着的那雪地迷彩马甲,当时在军队里面还不多见。尤其是那迷彩马甲在舞会的灯光下面还能恰到好处的来点子变色,这就更加的叫那些个小女兵们产生了好奇。所以在硬件上,旷明哥哥们已经是抢了先机。

第二、咱们再说说这气质。尽管这些个培训班的哥哥们中间也很有那么几个见过血玩过命的人物,但在军校里面深造下来,这杀伐血性的味道自然而然的就淡了那么点子,不如旷明哥哥这样天天在外面和人死磕的强悍了。

军队中崇尚的美感,历来就带着几分的硬朗甚至是粗野,儒将之风或许在上层军事机关里面很有那么点子市场销路,可是在基层么……

反正我是没见过哪个基层主官一脸斯文的模样。

至于这最最重要的第三点,那就是不才在下区区俺了!

这部队里面历来是喜欢弄点子活跃气氛的游戏的,尤其是在这种舞会上面,不来几个助兴的节目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鉴于我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且以前的插科打诨装疯卖傻的操行还真是给团头留下了点子不良印象,团头也就由着我窜到舞台上面搞古搞怪的了。

反正到时候话筒在我手里,节目随我出,我还真就不信我没法子奈何那些个培训班的哥哥们了。

培训班的各位大哥们,不是兄弟我缺德,我旷明哥哥的幸福生活可就在我的小巴掌里面攥着呢,这可就怨不得我了……

第一曲历来是领导先上场活跃一下子气氛,下面的尉官们也就老实呆着,让领导们先活动活动身子骨,免得长时间坐办公室的闹个坐骨经疼。

我就看见我们团头很大方很利落的伸手拉过了个二毛一的女少校开跳了,反正不管那跳舞的动是不是专业起码节奏是掌握住了。当兵的走个齐步正步都走油了,跳舞其实不也就是换个节奏了走路么?

不难!

倒是我们参座,还真就是叫我开了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