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2/3)

拉着个一毛三的女上尉崩擦擦崩擦擦的一溜快三窜了个满堂彩。我还记得当时那地方上请的乐队贝斯手很纳闷的来了一句说看这老人家还真是在舞厅里面饱经风霜的?快三能跳出花样而且还能这么挥洒自如的真是难得!

我当时就很牛b的说了一句――那是!

我们参座想当年也是部队里面的文艺骨干,他跳舞的时候你别说是玩贝斯了你还撒尿和泥玩呢!

开场快三跳完,下一曲可就是最简单最浪漫最合适在灯红酒绿的环境里舒缓温柔的音乐中勾搭成奸的慢四步了!

我站在台上我就看着那些个培训班的哥哥们一个个动飞快的按照锁定坐标就开始朝上扑。而且那些个哥哥们应该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舞会了经验明显的丰富,居然趁着慢四开场的那鼓点列成了个散兵线战斗队形压上,活活的就把我旷明哥哥等人给压制到了后面!

这要是在训练场上,我估计培训班的这些个满眼青光的哥哥们能在十秒钟之内成各种不同的造型飞出去!

这都顾前不顾后了,就算是我这样的新兵蛋子一个掏裆砍脖也能轻易摆平的,更何况是我旷明哥哥?

可这是在舞会上啊而且双方的老大还看着呢?

难道还真就这么打起来了啊?

我都不用细看我也看不清楚我都能知道这架势可就真叫旷明哥哥犯难了……

我旷明哥哥打仗是好手可着勾搭女孩子可就是纯粹白痴一个了啊!

得了!

哥哥犯难了,也该咱当兄弟的出马了!

我还真不是吹牛。

当年歌厅里面那么复杂的环境我都能一把掐四个看上我的妹妹。我还不信部队里这思想动机纯洁到了点子上的场合我还难住了。

我几乎就是掐着那些个培训班的哥哥们一巴掌伸到了人家女兵面前、而且还很绅士的哈腰正说着能否有荣幸请你跳个楼之类的话说一半的时候,我抢过了那鼓手手里的小棒槌使劲就朝着那大镲上头就是一下子。

当时音乐就叫我那一家伙给弄停了!

反正别人我是没看见,当时侯静面前四个巴掌齐刷刷的晃悠了一下子而且是那种幅度明显的晃悠,然后就听见侯静那憋不住的笑声了……

我也想笑啊……

那么多锁定了目标的尉官个顶个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而且怎么说都是部队里面的精英猛人,就这么叫我个新兵蛋子一家伙给暗算了,这成就感……

一个字――爽!

可脸上还不能露出来否则待会我确认我脑袋上能有人趁乱拍板砖!

赶紧的憋出了一脸狐狸般的笑容说各位培训班的哥哥们你们辛苦了!正值此良宵美景周末放假的大好时光,咱们算是军兵种联谊咱们好好的娱乐一把!这个首先咱们感谢掐纳维感谢tv感谢……

我这儿满嘴的胡说八道吸引眼光招人狠,那边旷明哥哥和一群留守处的尉官们也算是精明到了极点的猛人。

这军队里面教的东西放地方上正常生活里面也是能活学活用的,我就看着旷明哥哥还有那帮子留守处的哥哥们那战术渗透的小动一个接着一个,一个个都是不露痕迹的窜到了锁定目标前面,而且是绝对的占据了有利地形那就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一击必杀!

看着旷明哥哥到位了我也知道我这胡说八道该中止了赶紧就结束说那大家就尽情的跳吧娱乐好了就成咱们乐队奏乐!

鼓点子再次响起的时候,那些个培训班的哥哥们就傻眼了……

这手还没伸出去呢,那些个锁定好了的目标都已经被别人给占领了!

我都不用想我都知道,现在我要是敢出去站到个黑灯瞎火的地方,那我铁定就是进军人病房而且绝对就是住单间的待遇!

我脑袋不给拍烂了才叫怪了……

可凡事有例外啊!

我就看见旷明哥哥还没伸手出去,那侯静居然就是自己站起来笑嘻嘻的看都不看旷明哥哥就跟个培训班的中尉上场就开跳了!

这叫怎么个意思?

难不成我那一整夜的哼哼后听墙角听来的内容外带着我眼睁睁看着我旷明哥哥和侯静那眼交汇全是假的?

这不是给我哥哥好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