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1/3)

飞、是飞刀的飞,刀、是飞刀的刀。

为什么我们的训练里面要有飞刀的项目,我想着那就是在没有微声武器的状况下,我们也能做到悄无声息的中距离狙杀!

尤其是在那些个对枪声极其敏感的人周围使用飞刀,效果绝对的要比使用微声手枪要好。

所以我和旷明哥哥和江宽那孙子还有另外的两个兄弟就悄悄的朝着那几辆施工机械周围摸过去了。

一击必杀对我们来说真就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那探照灯的交叉时间居然有三十五秒,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我们把那几个小子剁成包子馅了!

难就难在那几个小子身上的军装帽子我们要飞快的扒拉下来,然后赶紧的给自己套上后继续那几个小子方才的动。

否则人家一看,刚才还在加油的几个小子来了个瞬间消失,那就是傻子也知道出问题了,到时候那警报还不拉翻了天?

为了在扒拉衣服之后给自己穿上的时候能够更加的迅速一点,我们几个玩小李飞刀的兄弟就来了个广东军爷抗日战争时摸营的造型――光腚!

我敢说我们五个创造了战争史上光腚战的最低气温下战的记录!

前苏联卫国战争的时候,真就是有一帮子游击队** 了衣服叼个芦苇管子睡沼泽里面,就等着落单的德国兵路过猛地就从沼泽里面窜出来一刀上去,切了人家的脑袋后继续换个地方躺下等候。

可那是夏天,沼泽里面的浅水泥浆给太阳一晒,还真有点子享受泥浆浴的味道,并不见得有多难受。

广东军爷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摸营倒是冬天,一帮子广东老爷们** 了衣裳全身抹上锅烟灰,黑漆漆的在夜里抓着鬼头大刀摸到鬼子阵地上,一夜下来广东名骂‘丢那妈’与小鬼子人头齐飞,漫天血雨的狠狠杀出了广东爷们的血性豪气!

可那最多就是零度的气温吧?

我们几个可是零下十几度二十度的气温,还要在几乎凝固的泥浆里面蜥蜴般的慢慢爬动啊……

别人我不知道,我没爬几步我已经把牙关咬出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