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1/3)

这是后来找到了那几个陆军运输团的兄弟后他们说的,当时地主就把身上那身马甲一脱,挂在胳膊上就坐到了桌子旁,张嘴就是一句话——你们这个饭馆是说只能做名贵菜肴是吧?

估计那饭馆老板当时还真看不出来地主那兄弟真是个口袋里有钞票的,居然就好死不死的吹乎说是啊是啊!只要是你能点的出来的而且你能掏的起票子的,我们这馆子就能做出来!

地主这哥们是什么人?

当年为温州玩房地产的老板天南海北的哪个地方没去过?什么好东西没吃过?都是已经把山珍海味的吃恶心了才慢慢的学着敛富居家安静过小日子然后才来当兵的。

当时就把当年那暴发户的德行拿出来了顺手从马甲里面掏了一叠票子拍桌子上了朝着拿几个陆军运输团的兄弟说几位兄弟今天给我个面子,我请几位兄弟吃饭,大家伙先坐下吧。

再转头看着那老板说我也是个穷当兵的也不敢点什么太贵的玩意吃。你就随便弄个几碗燕窝漱口也不要太好的燕窝了凑合着血燕也就差不多了。

再来几碗鱼翅捞饭哥们几个先勉强垫垫肚子哥们几个都饿了就不挑剔了你就胡乱来个天九翅就勉强了那饭可是要御田胭脂米否则吃起来粘牙。

下饭菜你给我来个金猴奋起千钧棒再弄个无可奈何花落去饭后点心你闹个心有千千结口味不要太重!

当场,所有人都傻了!

就算是乌鲁木齐的那几个出名的大饭店里的厨师,没个准备这些菜也不是说做就能端上桌子的。就我们留守处旁边那小餐馆?

是不是听说过这些菜还是个问题呢?还立刻给做出来?

扯淡!

看着那饭馆老板吹出了牛但是没法子圆场,地主那哥们也不过分就说你能不能做?不行的话我也不为难你,你给这几位兄弟一人上一碗拌面就成了以后说话别那么嚣张,这世道上什么人都有,不是个个都像这几个兄弟一样好说话没脾气的!

所以我说那饭馆老板就是没事找抽的典型。

开门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个和气生财,回生意本来就不对了更何况还是端着架子忽悠客人。尤其是在地主那兄弟给了个台阶之后,那饭馆子老板居然还不知道趁机下台,居然还拧着脖子说老子就是不做面条你们他妈穷当兵的……

这句话一出来,还没等那几个陆军运输团的哥们发火呢地主站起来一巴掌就扇过去了!

也就三十秒不到,饭馆老板外带两个端着菜刀出来拉偏架的都趴下了。地主就招呼那几个哥们说兄弟几个你们赶紧走吧?今天这饭馆算是彻底的关门歇业了!

看着那几个兄弟走了,地主也是一溜烟的窜回来了然后四班班头一看地主那脸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在外面和人掐过了而且下手还不轻。

跑了那么远的地主的眼睛还是红着的。这是我们的通病了只要和人死掐眼睛就是红的而且火气越大眼睛越红就和兔子似的……

这边江宽正和我说着呢,那边通讯员已经是跑四班找地主那哥们去了然后就看着地主自己跑步进了禁闭室。

没过多久,旷明哥哥就回来了小白脸也是气得铁青进来一脚就把个小马扎踢碎了然后来回的在房子里转悠。

将心比心,把谁放到地主兄弟遭遇的那事情上也是个出手抽那孙子的结局,估计换成了我那下手还能再重个几分!

可军队还是有军队的规矩,尤其是在和地方上出现冲突的时候,军队里面总是会有那么点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吃亏的。

可能是看着我满脸都是想要问个究竟的脸色,旷明哥哥一点没好气的开口说这次地主算是倒霉了!赔礼道歉负责医疗费用关禁闭给处分都不说,眼看着地主就要面临考学了,出了这么档子事情只怕考学的名额可就危险了!

听旷明哥哥一说,我们可就真着急了!

军队里面几件难事,考军校学开车转志愿兵,名额两个字就是山一般的横在了众人面前。有的时候为了给自己手下的兄弟弄一个名额,那些个带兵带了多年彼此关系都好的不行的主官们都能脸红脖子粗的对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