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1/3)

火气上涌之中,加上平时操练尤其是对练的时候都是习惯了下死力气朝下砸,就那一个肘击那混混当时肋骨就碎了两根,直接趴地上就开始抽搐了。

要说那群混混也是死没义气,看着我下手一点余地都不留而且眼睛里面全都是那种死掐的味道,居然呼啦拉的就跑了个精光!

幸亏陆军运输团那位领着兄弟种树的老大有经验,赶紧的就打发人回去叫卫生队派车通知陆军医院准备急救,然后就看着还在呼呼喘气的我说兄弟你赶紧回去和你们主官说说准备一下子吧?这个事情只怕是不闹大都难了!

我准备?

我准备个鸟毛啊!

大不了就是马甲一脱老子回家继续当混混去!

跑回了基地里面我装备一放直接就跟旷明哥哥说我打人了还打的不轻估计那小子能叫我砸残废了这下子我只怕是要脱马甲了哥哥到时候你送我一把好不好?

我还在满嘴的跑火车呢旷明哥哥呼啦一个边腿就过来了我横着我直接就一头撞墙上了半天都是脑袋瓜发蒙!

干嘛啊这是?

我不就打了个混混么?就算是犯了纪律了哥哥你犯不着使这么大劲踹我吧?

我还没爬起来旷明哥哥一把抓住了我领子就把我提起来了开口就骂!

“你小子说什么?脱马甲?你小子穿上这身马甲,就是为了随时脱下这身马甲?你个** 毛你……”

骂了没几句,旷明哥哥把我一扔转身就朝着连部跑过去了。我估计那是帮我找指导员想想办法而且我知道马上指导员就能过来臭骂我一顿甚至是大耳光子伺候!

可我真就不怕!

而且我也不懂。我真就是不懂为什么旷明哥哥听不得我说脱马甲!

至少当时我是没懂的!

然后我就看见指导员一个箭步窜到了院子里面大吼一声:“光头,你个** 毛给老子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