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拢 (1/3)

团头指导员算是高兴坏了!

抽调了一批人马窜出去就是参加个死掐大会想着能争取个好点子的名次就不错了甚至还隐隐约约的想着别垫底就成可没想到居然还拣了个实战的机会。

而且根据战场评估来说当时我们那场防御战打的还是很有那么几分出色的地方尤其是我们在人数的绝对劣势下面死扛了三个小时无一伤亡这几乎就是奇迹。

团头是亲自去迎接的我们回连队的时候指导员更是叫人搬了八一国庆过年才拿出来的锣鼓亲自上阵打了一整套的得胜锣鼓,那味道真是没的说了。

休整两天做个总结之类的书面材料,指导员估计是心疼我们在死掐大会上着实的辛苦了一阵子,也就给了我们一天的假期叫我们出去晃晃,疏散筋骨采购个人用品之类的外带着去陆军医院门口转悠个几圈。

指导员也是过来人,知道旷明哥哥刚回来那小白脸就粉红粉红的……

那是春天即将来临的体现啊!

军队里面外出历来是两人以上通行,一是求个稳妥二是也有点子安全保密上面的考虑。

加上我们几个一起哄,旷明哥哥也就无可奈何的答应我们几个跟着他一起上陆军医院晃悠了。

所以说军队里面那是兄弟感情深而且那感情都是一点杂质都没有的。

旷明哥哥出门之前,几个带班的尉官就打发手下的兵们送来了不少的洗面奶护肤霜之类的奢侈品,外带着还有一套崭新的雪地迷彩服。

其实军队里面的爷们也有喜欢收拾打扮的,毕竟都还年轻而且都希望自己走出去也能吸引几个妹妹的眼球,那一张脸上怎么也要做点子文章至少是要洗脸洗干净吧?

我们就看着旷明哥哥从头到脚的收拾尤其是那小白脸更是一个劲的使劲擦洗恨不得就上机械排弄点子白漆刷上去。

我就乐了就说旷明哥哥你别洗了!再这么洗下去你那脸皮本来就薄估计等你认为洗白了那脸上都能露出骨头了。

江宽那巨孙子的家伙也笑说旷明哥哥要不我叫人拿着你的那雪地迷彩服赶紧的熨个几下?咱们也把那迷彩服整治出个燕尾服的造型好叫你文质彬彬斯文一把?

旷明哥哥就很牛b的笑笑可就是懒得跟我们废话。我估计旷明哥哥心里面正在琢磨等会怎么摆脱我们这帮子不识趣的** 毛,好和侯静私下里说点子悄悄话吧?

收拾停当,我们就开车直接杀向陆军医院。

估计陆军医院是早就知道我们回来了的消息?

反正我们车一停几个兄弟朝着车下面一蹦,那些个小护士女军医就朝着满脸都是容光焕发的旷明哥哥指指点点的说笑。其中有几个女兵估计是从头到尾的看到了旷明哥哥啃侯静的那一幕了居然就一连串的笑成了鹌鹑的德行,活活把旷明哥哥那张小白脸笑成了酱紫的颜色。

幸好,还算是有厚道人的存在。

就有个挂着一毛三军衔的女军医走过来说你们找侯静呢是吧?今天侯静休息昨天半夜下的班估计现在也都起来了,你们上女兵宿舍那边看看去?

啊?

女兵宿舍?

对于我们这些个血气方刚的兵们来说,女兵宿舍那地方至少就是个十公里纵深布雷的雷区才有的战备防御等级。

除了少数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军士长能戴着个墨镜晃悠进去检查内务卫生外带处理点子事情之外,那是绝对的爷们止步的!

我们几个上女兵宿舍去看看?

那估计是还没进门呢警备司令部的纠察就已经笑眯眯的给我们预备好了单间。

可也不能不去啊?

几个人就有点子相互壮胆的操行而且几乎是排着战斗队形走到了女兵宿舍的楼下,就指望能有个女兵正好进宿舍能给带个话,叫侯静候大小姐出来见见我们旷明哥哥。

我就说吧,军队里面女兵的娇贵是叫男兵们给惯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