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拢 (1/3)

打道回府的时候,我们就看见旷明哥哥脖子上面有几个紫黑的痕迹。

就有那比较纯洁的兄弟说旷明旷大侠你脖子怎么了?

还没灯旷明哥哥瞪眼,我们几个有点子糜烂经验的兄弟就已经大笑起来。

侯静那丫头还真是够狠的?

而且到底是学医的那啃出来的痕迹可都是在颈动脉上面那要是上了门牙咬的话绝对就是一击必杀啊!

旷明哥哥就看着我们肆无忌惮的笑就说你们这帮子** 毛少忽悠!你们今天一天都呆在人家女兵的宿舍里面你们干嘛了?

我们就有点子愣了……

我们干嘛了?

我们就是傻吃东西我们都不敢抽烟我们甚至都没多看那些个女兵们一眼啊?

我们居然就这么呆了一天的时间我们这一整天的假期就是这么迷迷糊糊的过了?

我们,可真是老实人啊……

好像那年的好事情真是不少?

我们还没在部队里面呆几天呢上面就来了个通知而且这次玩的更加的出类拔萃。

我们要去俄罗斯晃悠了!

苏联解体了之后俄罗斯就一直有那么个老大难的问题——车臣!

那地方的人也就是一天到晚的折腾要闹个什么独立而且还牵涉到了什么民族之类的问题其实在我看来那就是一帮子不乐意别人家过好日子的家伙在里面挑唆的。

而且那些喜欢闹分裂的家伙居然还和新疆的一个混混臭味相投,只要是在俄罗斯那边给打急了就想着法子跑中国这边来躲枪子。而且还时不时的吧中国这边的那些个分裂混混拉过去闹个培训什么的那意思就是给自己弄个坚固的后备基地。

两个国家的老大估计是对这种现象比较的重视,后来也就制订了一个联合反恐的计划可我们那时候还没有最多也就是双方军队小规模的互访一下子算是彼此来个技术战术的交流。

我们能给抽调参加这样的活动那其实就是占了个地利的优势,谁叫我们的部队就在新疆境内而且还是比较擅长死掐的部队呢?

照着上面的意思,这走出国门的兄弟不仅是技术要过硬而且思想也要过硬毕竟这是出国要是真闹出点子什么稀罕事情那可就……

对此,团头那是一口一个没问题的答应下来而且表示那是要严格甄选坚决执行可是放下电话团头的话就有点子上不得台面了。

据说团头的话是这么说的!

老子手下个个都是技术一流思想过硬而且我就不信我手下的兵是傻子!他娘的老毛子那边的兵都饿的拿机枪换黑面包了老子们的兵就是脑子里面长包了也不会出什么操蛋的事情的!妈的老子就是担心老子手下的小伙子过去容易可回来的时候要是捎带了两个老毛子娘们回来那可就是……

所以我们参座就很正经的给我们上了一堂课尤其是拿注意糖衣炮弹金钱腐蚀美惑的章节拿更是掰开了揉碎了的反复忽悠了几个小时!

然后人马齐备上咱们启程杀奔俄罗斯!

这次出马人员的规格就算是我接触到的最高规格了。团头亲自带队指导员随队断后旷明哥哥等一众老兵随同就个新兵蛋子夹在中间怎么看怎么显得像是随队勤务兵。

这里说点子自家人的私房话好了。

当时我们几个新兵蛋子是换了一身马甲的而且肩章都换成了一毛二一毛三的军衔。毕竟咱们是出了国门的我们挂着个士官军衔到时候见个级别比我们高的就要先敬礼我们不是亏大发了?

说白了要不是我们怎么看怎么都是个愣头青的德行那最少是给我们挂个少校的军衔好好的排场一把了!

下飞机那就是全套的军方礼节迎接我这里就不多说了反正大家看新闻联播里面那场面都看多了那是直观效果比我这文字描述强。

我就想说说俄罗斯军爷们的几个特点。

首先是身材样貌!

这就是人种的问题了,俄罗斯军爷基本上就是牛高马大的德行而且浑身上下除了脸上不怎么长毛其他的地方整个就是汗毛密布要是半夜撞见一个没准就认为那是哪个动物园大门坏了跑一个什么出来?

其次就是那军姿我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带着点子自吹自擂的味道我觉着中国军爷的军姿是比较好看的威武雄壮那就是站如松气势如虹。还有德国军爷的那味道我也是满喜欢的抛开了政治因素不说二战时期的德国军爷朝着那地方一站那的确是威风凛凛很有点子贵族骑士的气质。

可这俄罗斯军爷站着倒是没什么就是那脑袋使劲的朝上顶着眼珠子还要保持着平视给人的感觉就是老子牛b而且很牛b你有种过来死掐一个试试?

反正当时是外事场合我没敢胡说八道可我回去了一说还真是有不少兄弟和我的感觉差不多而且江宽那孙子说他有个感觉那些俄罗斯军爷眼珠子长期保持这么个姿势那铁定的就是视觉经痉挛很容易变成斗鸡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