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岁月轻吟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251万 2021-12-15

近夏时节,赤阳初显神威。

古村地处洼地三面封闭,又有葬道峰横亘在前,春夏之时如火上锅炉一般被炙烤的炎热难耐,热气升腾而上扭曲视界。

横贯村落的石道幽靥漆黑似是能蒸煮食物,天蓝色的云盈花布满石板道两边,无力的耷拉着花苞。许寒坐在自家的青石门槛之上,一边向石道上来往的长辈们笑声问好,一边暗自腹诽村民们赤露的脚板被石板亲吻之后能有几分熟度

心火也被这炎热的天气点燃,许寒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滴,带着几分不耐扯开了上身褐色的针脚细密的麻布汗衫后仍不解热。他偷偷往屋内瞧了一眼,见到娘亲仍在黄土砌筑的锅灶边上忙的热火朝天后悄悄将汗衫直接脱了下来。

虽是七八岁的孩童,但一身干脆利落的腱子肉仍旧极为显眼,小麦色的皮肤在耀眼的阳光下更显美感。许寒抡了抡右臂能清晰感受到这瘦小的身躯里蕴藏的爆炸性力量,与前世那些膀大腰圆的运动健将相比也毫不逊色。

少年的身体内总是有着释放不完的精力,许寒走至门前空地,摆出架势演练起自父亲出习得的粗浅招式。

“啪!”

一拳及出,残影立现,空气之中似有微微气爆声传出。许寒于空地之上熬练身体,一会儿翻转腾挪,一会儿凌空飞跳,动作虽是粗糙但却迅捷异常,闹得门前黄土纷飞、尘埃遍布好不热闹。

而来往的村人们见到此景也皆是驻足观看一会,而后露出欣慰笑容才会转身离去。

赤阳入中天。许寒稚嫩嗓音发出一声清喝后陡然前跨两步,右拳收至腰间蓄力而后大力轰出!

“砰!”

石屑飞溅,震聋发聩!许寒站定石道旁,见着坚硬异常的玄星石板竟被自己一拳破碎星纹,又见右拳之上仅有些许白印,连皮都不曾伤到不禁豪情在心,恨不能长啸两声直抒胸臆!

发泄之后,就连难耐的闷热也少了几分,许寒静立门前,直视不远处那隐于云后若隐若现的葬道峰,目光悠远深刻。

入此界已有八载岁月,前世种种如云烟般散入虚空不见,唯有午夜梦回时分才依稀忆起往昔那些刻骨铭心的面孔,忆起那同样精彩绝伦、残酷异常的世界。或许果真如长歌所颂,往事当随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