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人与孩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262万 2021-12-15

“嘶~”

才入小院,许寒陡然间打了个哆嗦,藤萝环伺的篱笆院落里绿意盎然,虽是一门之隔,温度变化似熔岩比之冰原一般斗转,沁人心脾的凉意直入肺腑。

古色碎岩小道由院门直通屋檐下,门口那株梅树自许寒初见以来便是那般静寂。数年不见一颗新芽,寒冬腊月时亦不见梅花傲雪,村人多以为此树已然作古,只是老祖不舍它多年陪伴故才一直留在身边作个念想。

只是许寒不是如此认为,枝干之上附着的树皮虽已枯碎,但每次立于树下,许寒总能从其上感觉到蓬勃生机,有时恍惚之间甚至可觉此树无时不刻向外散发清濛灵雾,灵雾荡漾四方不知去处,似是古村所处这片桃源之所皆由此而来。

枝干之上裂纹肆意张扬,细细看去竟似些奇异古文雕琢在上,仿若天成。不觉间,许寒又被古树道韵所吸引,漫步至枯梅之下。

意识沉沦于沟壑之上,飞舞于鸿蒙之间,灵雾洗涤神魂,黄钟大吕之浩荡、高妙之音于心头环绕,百般杂念随之而散,心如琉璃般清澈纯净。

似是转瞬间立于洪荒玄黄之中,苍茫气息于四肢百骸来去自如。无数颗亘古长存的星辰在眼前划出玄奥轨迹,周身诸窍随之震动和鸣。人法天地,道法自然,大星所演精妙轨迹暗合天地至理,或是一门无上玄功法门,又或是一套惊世真武,许寒若有所悟,却仍是不悟!

许是缘分未到,愈是心急想得见真意,却愈是身陷囹圄,辗转反侧间神魂堕入黑暗深渊中却不自知,许寒忘却自我仍旧全神贯注于微光渐去的星辰之上。

忽地,一道惊雷于识海之中炸响,迷蒙之间一股令万物凋零、湮灭之滔天气息隐隐而发。刚一体量,便令他神魂巨震,直欲消散!许寒赶紧振奋精神脱离状态,不敢再深入其中。似是浮生梦醒,许寒环顾小院四周,隐约间竟觉身处之地,皆为虚幻、似假似真神妙非凡!

额头豆大汗滴落下,许寒面色惊凝不住退后几步。往日里观此树虽能得见诸般神奥,但或是此次过于沉醉其中,不意其中竟蕴含这般凶险!微风过境来,许寒摇晃脑袋上下打量似是寻常的枯梅,惊然无语。不知刚刚究竟是自己魔愣了还是真被这颗诡异仙木带入神鬼莫测之意境。

再定神时,却见屋内老者早已发现门前动静只是未发一语,幽暗中面带微笑,难以琢磨。而许寒所拿陶盏早已不在手中,不知何时被老祖接过食之以净。

向天望去,日头西斜,半个时辰转瞬而过。

“呵呵,还在那傻站着作甚,快进来吧!”见许寒踌躇不进,似未梦醒。老人声音嘶哑干笑几声,向着门前少年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屋。许寒挠了挠后脑,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话到口边又吞咽下去撇了撇嘴跨过门槛,蹦蹦跳跳的坐在老祖对面。

远比自家桌椅新颖的桌上,整齐摆满了四五个骨碟,皆是村人们送与过来的吃食,不用多提,许寒甚至可辨认是谁家送来的饭菜。老者不紧不慢就着碟内几样新鲜时令小菜和着糙黄米饭吃的有滋有味。

“老祖宗,那棵树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许寒右臂拄着面颊,百无聊赖看着屋外似是询问又像是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