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洞渊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225万 2021-12-15

越往前去,山缝愈发的宽阔,原本佝偻着身躯趟水前行的许寒渐渐的直起腰来。只是仍旧不敢有丝毫大意,少年始终侧身而行,但凡有丝毫的风吹草动,便立马转身而逃。想是先前所历种种让也许寒明白,此界非同寻常,有诸般前世不曾有之异象,若以常理揣测,今夜说不得就要命丧于此。

虚空之中,带着诡异的静谧,似是连时空也被禁锢。空气逐渐的粘稠起来,而周身之处有异样气息包裹,让人倍感舒适!

这干涸的身躯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吞噬的欲望疯狂冲击着神经,许寒心中隐有猜测,只是他不过一介凡胎,苦求亦不得法,只能拼命按捺下神魂的悸动,紧守灵台清明谨慎的前行着。

前方微光渐盛,有些刺眼,许寒打起十二分精神,紧贴着冰凉的岩壁挪移

终到柳暗花明之时,许寒一脚踏入石洞,这数十万载不曾为外人所见的神秘之处清晰映入少年眼眸!

心脏怦然有力的搏动着,一抹酡红悄然爬上少年稚嫩的面庞,瞳孔已然收缩到了极致,眼前之景除却震撼二字外再无他言可述!

耳畔传入莫名的低语,是那无上岁月的低吟,诉说往日泣血的峥嵘!又似神魔的哀语,不甘与诱惑尽蕴其中!

许寒极尽目力,竟也不能寻得古洞边际!古洞之中,亮如白昼,但周遭却无发光之物,许寒伏下身子轻轻抚摸着地面,这大地呈现黝黑之色,似石又似铁,仅一触摸许寒便知其质地之坚硬远非自己可伤分毫!

且这大地之上,密密麻麻的镌刻着神秘莫测的咒文,这咒文似能演化诸天道则,只一现世,便自有无上神威。许寒堪堪扫了一眼,只觉身躯乃至精神都要被这斑驳的纹路禁锢住!好在少年也学了精乖,先前观葬道峰壁时,大意之下便被那山峰中道蕴所伤,差些魂归九幽,此时虽不明这遍地的咒文被人镌刻在此所用为何,却也不敢全神贯注的研究,稍觉有异,便赶紧收回目光,视线也不敢再聚焦其上!

咽了口吐沫,少年艰难起身。这古洞之中威压更盛,许寒紧咬牙关,扛着如影随形的重压!亦不敢神思涣散,否则极可能被震散了神魄,变成一个傻子!

这古洞地面中高外低,岩壁之上有水流沁出,汇聚成溪,想来是沾染了洞中粘稠将化液的元气,故而有了几分灵异。

许寒前行几步,却不想眼前一霎间恍惚起来!但几息后却又恢复清晰,少年陡然心悸,慌不择路的就要逃回,可转身之后却又傻了眼,原本那山缝只在身后出,可眼下环顾四周竟不知何时换了乾坤!

原本近在咫尺的岩壁消失不见,可遍地的咒文和萦绕的威势却告诉许寒他还身处古洞之中,再一探察,山壁已在远处,没成想寥寥几步竟跨了数十里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