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因果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402万 2021-12-15

寂寥了数十万载的古洞,却因少年的误入,有了几分热闹。从千丈高空俯首看去,只见少年撒足狂奔,不断的身形消逝,却又突兀出现在千百里外,着实有趣!

许寒自知自家肉身之力非比寻常,耐力更是不俗,但眼下全力奔走不知多久,汗水湿透了衣衫,四周却仍是空旷无物。洞中天地元气备为浓郁,他虽不知如何引气入体,但气息吞吐之下,也留得毫末滋润四肢百骸,故而能勉强坚持下去。

十次百次千次

体力倒是还能坚持,精神却已疲惫万分,只是求生的念头支撑着他不敢放弃!这些次数不间断的穿越虚空,让许寒渐渐内心有了明悟,此洞恐怕并非只是单纯的葬道峰下的一个神秘洞穴,而极有可能是似古村所处天地一般,自成一界!

许寒内心惊骇莫名,难道这钟天地之毓秀的奇峰矗立此地便是为了镇压这古洞虚空吗?又观这大地神符,内蕴封禁之力,极有可能是在镇压着什么东西!

许寒停驻脚步,暗自思索。先前入这洞府之中时便已说道,此处中高外低,大地倾斜,联想开来就似个坟包一般,难道大地之下埋葬了什么?想到此,许寒更加的心惊胆颤,莫名觉得四周有些许阴森,不绝于耳的嗡鸣更似神魔哭丧之音!

深更半夜坟头蹦迪,这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虽只是猜测,但许寒却觉得自己预感无错。且不多言,少年又环顾了四周,此时他身处之地要较那初次时空变换之时地势高了许多,想来千百次穿越中逐渐靠了中心,也不知是误打误撞走了巧,还是这虚空之扭曲本是如此!

定下睛来往上势处瞧去,许寒精神一震。方才未能发现,眼下却看出异常之处。那上首处的空间并非似它处一般清晰平静,却是视界扭曲看不真切,想来其中必有不凡!今夜若想脱离此险地,少不得入其中一探究竟!

既如此,许寒也不犹豫,便要提足攀上去。但这一动可又犯了难,那异动之处离此身还有些许距离,难不成又要来回牵扯个千百次?若是不走运,被传到他处又该如何是好?

苦思冥想良久,许寒神思一动,想来这虚空之异与密布的神异咒文脱不了干系,虽然自己无力损坏分毫,但可用这破斧头敲敲看有无什么变化,大不了也就再被崩的吐血!

说做就做,许寒高举斧头雷厉风行地劈了下去,

“这破斧头倒是用的越来越顺手!”斧刃尚在半空,许寒也不忘吐糟了句自家。

“嗡”斧刃重重撞在咒文之上,残裂的斧刃处一抹幽光悄然渗入大地,还未待许寒反映过来,这周遭之虚空,无际之古洞竟真的应声有了变化!

巨斧落地之瞬间,大地陡然微颤,自相击出一道波纹凭空出现,瞬间横扫古洞虚空,猝不及防之下许寒突觉身处冥波之中,身躯竟被荡漾至离地三尺浮了起来,似是不受重力一般!此等奇景许寒前世今世皆不历,内心激动不已却连下身都隐隐有了尿意!

虽是有趣,但许寒还是忍不住挣扎,可行动虽然无碍,却仍旧无法挪动身躯,只得傻愣愣的飘着!而此时,异变又起。波纹似是荡便了古洞小世界,此处虚空被揭开了表面的雾纱,露出了真正的面容!

果如他所猜测一般,眼前世界变成了一副光怪陆离的抽象画卷,到处皆是扭曲的波纹,根本无半点正常模样,且那空间也并非是一成不变,而是无时不刻在缓缓流动,无丝毫规律可循,万幸这方小世界并无空间断层之处,否则乱闯进入的许寒早就化作一堆破碎肉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