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闲时(上)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188万 2021-12-15

葬道峰与天争高,悠悠清风绕它不过,黯然回扬。那风嚣似深海之鲲鸣,悠扬清脆。夜半山中,唯有苍穹之上普照大地的清冷月光可与之相和。少年痴愣着立在峰底处,面带茫然之色久久不能回神

峰底处,诸多涓涓细流尽皆干涸,想来是洞中异变所致,山壁沁出的清溪被神光蒸发殆尽。

呵,白忙活了

失魂落魄的少年微摇其首,心中感慨,却也不知自己到底在感慨些什么。与入洞之时相较,月影尚未偏离多少,想来那洞中时间流逝与外界并不相干。许寒回头遥望古洞,又瞧着手上那残碎的石剑,低头沉默良久后默默走上归程

日上三竿,人丁稀少的村落正是一日里最热闹的时候,村口出三三两两走回耕作或是入山寻猎的男人们,妇人们站在自家的土屋门口翘首以盼,待看到自家男人归来总是忍不住面露几分喜色,赶忙迎上前去递上清凉的井水润湿的毛巾心疼的为汉子们擦拭汗水与满身的灰土。

若是见到自家男人受了伤,少不得落泪神伤。生活艰难,唯有相互扶持,相亲相爱才能度过古村这漫漫一生岁月。

各家的屋顶升起缕缕炊烟,不一会儿,这世外桃源之所便荡漾起欢声笑语,一派和谐美好的景象。藤萝院子里,老人躺在椅上和衣而眠,归来的男人们从院门口路过皆会正色行上一礼,老人听得声响也不睁眼,只是微微点头便罢了。

此时还有些许功夫才会有人送来吃食,故而院落里也是清净,老人缓缓起身,拿起身畔的小茶盏饮了口清茶,本是想润润喉咙,却不成被茶水呛住重重咳嗽了几声,半晌才舒缓过气来。他偏着头看向村里一户,似是发觉了些有趣的之物,莫名笑了笑后又躺回藤椅,静静看着山外的世界发呆

膀大腰圆的汉子抱着几捆手臂粗细的紫虚竹喘着粗气进了屋,入门时被门槛绊到打了个趔趄,他小声嘟囔骂咧了几句,进屋后甩手便将满怀的竹子扔在屋角,稀里哗啦的好不烦人,金色的日光下,灰尘扑腾起来,原本清幽的屋子顿时有些乌烟瘴气。

许山转过身去,却见禾女站在灶台旁对他怒目而视,他挠挠后脑,咧着笑了几声,而后又唰地一声随手将斧头扔在杂物堆里,砸翻了倚墙而立的石枪,枪身倒下带起了连锁反应,这下屋里头是彻底热闹了起来

“作死的人,可不能小点动静?”

禾女见丈夫榔槺模样立时炸了起来,秀眉高高竖起,怒视着自己的憨货丈夫!大抵是知道他脸皮后惯了,也没奈何的埋汰几句,便端上盛满清水的石盆,打湿了毛巾后轻手地擦拭着许山面颊上的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