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那逼近的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255万 2021-12-15

残烛将尽,闪烁的微光努力着驱散渐近的黑暗。

每到夜时,飞露凝冰,让人错以为已是腊月霜寒。山下村落里,无数个平凡的一天就这般平淡的过去。这安逸的生活,总让少年觉得世间真会有这样一方桃源,就连无所不在的命运也会忘却去拨弄那冰凉的琴弦。

禾女毕竟乃是女子,熬不过精力旺盛的父子,率先进了屋内洗漱自身后便归房歇息了。月下,父子两忙着收拾门前的残局。

漆后的木件被许寒笼统的抱进堂屋,不宽敞的屋内堆积了各式的杂物,踢开了父亲陈旧的兵器,呼啦的将怀中木件全部扔在了地上,倒是自己做的小鼓玩的顺手了,竟有些不舍送出,仔细的别在了身后。

许山、许寒父子两白天俱都耗了不小的体力,眼下着急着入眠也再懒得讲究,径直拎了几桶冰凉的井水,和着仅剩的半壶热水便在门外冲洗了起来,白惨惨的月光照耀下,活像两只毛被脱了精光的山猴。

“明日乃是汇猎,这次为父要在山中多呆几日,你在家中切莫顽皮,好好护着你母亲,可知道了吗?”清洗了身子后,许山亦要歇息了,临归房前叫住了打着哈切儿子照常叮嘱了句。

村人们平日里多会三两结伴猎兽山林,但每月亦有一次汇猎,诸人聚首深入山中,追猎猛兽。算算日子,也却是到了汇猎之日。

烛光熄了,几缕月光透过窗缝形成条影映在了站在黑暗处的少年面庞上,“嗯,我知晓了。”许寒垂首语气略微的低沉,“您也注意安全”

许山神情稍一恍惚,俯视着身前的许寒,忽而觉得只到自己腰身般高的儿子瘦小的身躯内似乎藏着一个成熟的灵魂,他自嘲的撇嘴笑了笑全当是错觉,“粮食都给你备足了,可莫要再半夜偷溜出去!”许山拿了架势又训了句话,也未待到儿子应下便小心推开房门侧身进了卧居。

许寒扬起脸回过头,目光深沉的静静看着屋外久久未动,像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幽灵,静静窥视着人世的明媚。

伸出手,炙热的灵魂被寒霜冻伤,他不肯妥协,执意扑身这耀眼的冰凉。也许从开始结局已然注定,善良的人会化身为清风消散于虚无,或化身为狂风,掀翻这浑浊的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转眼间,两天便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又一日里,阳光自作多情地吻醒了熟睡的少年。父亲未归家的两日里,许寒倒是耳根清闲的许多,只是无人与自己插科打诨,未免也有些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