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 顶梁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343万 2021-12-15

天边微微露出鱼肚白,村头的古树下,十数条汉子或蹲或坐三两成群的汇聚一起,说着有的没的趣事,不时发出阵阵低笑。

大日未出,气候低寒刺骨,吐气竟依稀竟可见白雾。许山双手叠扣,放在口边哈气取暖,不时地夹紧双腿摩擦几下,然后心中愤愤羡慕着自家那想睡到何时便睡到何时的顽劣小子。

跺了跺脚,他挤出了身边人群,又做贼心虚的用余光瞥了眼身后众人,见无人注意后偷偷一笑,小心从怀中摸出一个手掌般大小的酒壶。“也到会心疼人。”心中暗暗自得了一句,许山悄悄拨开酒塞迅速往嘴里倒了一口后又忙不跌的将塞子挤进壶口。

冰凉的琼浆在口中徘徊,驱散了隐隐的倦意。顺着咽喉而下,一股辛辣至极的气息疯狂的着** 鼻腔让人欲罢不能,随后的,一股热流由胃而发逐渐扩散到了四肢百骸,冰冷苍白的指尖也有了几分红润。

“呼嘶!好酒,当真不俗!”许山眉头微挑,心中大为赞叹,刚欲一声长叹却又唯恐泄了酒气,笨拙的大口吸着周遭冰凉的空气!

咽下口水,见着手心藏着的酒壶目光有些纠结,“要不再来一口?”许山稍稍犹豫,心中有些不舍,但还是咬咬牙狠了心断掉欲念。这般好酒可是难得,尤胜自家的藏货几分,若是喝完了下次可就不知何时才能有幸再偿!

遗憾满面,这榔槺的汉子正鬼手鬼脚将酒壶塞回怀中时却忽听身后一声冷笑!

“哼哼,小弟自酿的糟糠玩意可还能入许大哥的口啊?”

“入得、入得!正是难得的好酒!”许山下意识地开口,语出之后才突然惊醒过来,尴尬的回头笑着,“咳咳,原来是铁洪啊,咋不声不响跑我身后面作甚?”

铁洪满面蓬松黑须,寻常人都见不得其真表情,但此时只看他那铜铃般黑瞳,也只其心中鄙视与愤懑之意。

旁边一人正与友人聊着家常,听到二人话声回头探看,只瞧了眼许山僵住地手臂和半掩的酒壶,便心知是何情况,笑着开口“怎么了许大哥?又去夺人酒喝了啊?”

许山还未开口,铁洪晃了晃手中锤柄先开了口,“哼哼,这次倒不是,是他家那混账小子,抢了我的酒,还砸了我的铁铺子!”说着,铁洪似是想起些什么,指着那青年说道“我说秋境,你回头可得好好教教你家小夕盈,让她学悍些,性子若是柔了可困不住许大哥家那条小虫!”

原来这身形健硕匀称,五官英姿勃发的青年人却是夕盈父亲。听及自家宝贝,秋境微微一笑,隐有得意“那丫头性子可不似我,有她娘的几分彪悍,是吃不得亏得!”说着晃了晃头“许大哥,好酒既然被兄弟们瞧见了,那还藏它作甚,拿出来给大家伙去去寒呐!”

“哈哈,小秋说的是!”“说的是,说的是!山哥可莫要不仗义啊!”

此时诸人已汇聚于此,见有便宜可占,具皆义薄云天的站了出来跟着起哄!这到让许山和本欲追回失物的铁洪面色难看了起来,

旁人都可得罪,这姓秋的混家伙可是自己家小子以后的岳父,许山好歹需给他几分薄面,更何况又是自己理亏,此时不拿也得拿了。倒是铁洪直接,冲着秋境的鼻子就啐了吐沫“蔫坏的家伙,拿老子的东西给你做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