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终相见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520万 2021-12-15

“轰隆!”

天际炸雷突显,暗红的霹雳瞬间划破长夜又归于虚无,刚刚尚且清明的月色现已被浓云遮掩,四野又稍寒了几分,几步外树影摇晃也似鬼影匆匆。几滴雨水从伞状的树冠上滑下,滴在了因愤怒和恐惧内心已是浑浊不堪的少年面庞上

冰凉的雨滴唤醒少年的思绪,许寒压下肆虐的心魔恍然回神,抬头看去,雷霆雨露已是不绝,整座山脉沐浴在天恩之下。地上那凝结成斑驳痕迹的血液在雨水的冲撒下又渐渐的化开了去,顺着残叶间的缝隙渗入地缝不见踪影。

许寒一惊,突然意识到不妙之处。他一路凭着并不高超的寻迹之术艰难追寻至此,若不是先前看到众人吊在树上的独角斑蜥,他险些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毕竟众人所行的路线与那夜他在山中遭遇双尾灵狮的地方并非一处。

眼下的寒雨洗刷天地,那灵狮与父亲村人们留下的踪迹顿时消弭,自己可就更不好追下去了,总不能凭着运气随便乱闯罢?

无明月普世,这深山老林顿若九幽地狱一般,耳边阴风阵阵似有万鬼嚎丧,冰雨刺骨,就似寒刃加身!

许寒颤巍巍的伏在一株老树下躲避风雨,心里有了些许悔意。纵使两世为人,说到底许寒也吃过多少大苦,不过一凡人耳。先前心中担忧父辈安危,脑门一热便冲入山林寻迹而来。现在被冷雨淋头,又是身处阴森莫名之地也难免心中懊悔之意渐盛!

就似先前带小夕盈凌空渡水一般,冲动而起便不顾后果,不思手段只知愣头前冲,待到出了问题再万般悔恨。

“老天爷,您可别折磨我了,小子下次做事前一定先琢磨清楚再去做,眼下您先收了神通将这狂雷、冰雨尽收了去吧,可拜托您了”许寒紧闭着双眸不敢睁开眼看这可怖景象,心中有怒、有悔、有惧,双手合十着似鸵鸟般头颅降的老低,嘴中不住念叨些废话,似是对自个冲动的行径作了反省,只不过是否当真能有所改进,能够冷静行事,那也只有且看日后了!

“咔嚓!”

惊世霹雳点亮半边夜空,天地之吼随之传遍世间!许寒惊得跳了起来,突想起雷雨之日在老树之下避雨可是容易被雷劈的,而自家从来就不是个有好运气的,便又连忙退了几步。枯叶湿滑蓬松,少年不防之下未能站稳陡然跌趴在地,顺着斜坡咕噜咕噜的滚了好些距离,直至砰的声狠狠撞上树干才停了下来

“啊”虽是皮糙肉厚,但许寒也在地上趴了许久才慢慢扶着树干坐起来,左右无立身之地,他索性也懒得避这风急雨骤,只拿手掌护着面庞任由风雨吹打,此刻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许寒自己。

浓墨的黑暗如实质一般在身畔萦绕,孤寂与恐惧撕扯着并不坚韧的灵魂,不觉间少年自己的意识也不由已的沉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如一片羽毛承载着绝望想奋力飞天,可却只能无奈的坠向黑渊

身陷无尽风雨,意识沉沦黑暗,少年像是一尊经受万年日晒雨淋的雕像,已经腐朽到了极致

一瞬间似乎已过去无尽的岁月,意识坠落地下方突然出现隐隐的淸光,在这无尽的绝望之中是那般的璀璨夺目!许寒瞪大着眼睛看着那渐近地微光,“那那是什么?是轮回的路吗?我又要死了吗?”惘然的少年可笑的猜测。

这突现的光芒并不纯粹,与一股晦涩的气息缠绕在一起,似是纠缠了许久,早已难分你我

“这这是那棵树!”许寒不可思议的惊叫起来,虽然意识的世界没有声音,那神魂的波动足以可见此时少年心中的诧异。

那晦涩的气息中熔炼了天地间至深、至烈、至强的绝望、暴戾与毁灭的力量,许寒曾经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