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枯萎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579万 2021-12-15

身高八尺的汉子恸哭的如一个失去了世界的孩子,面上涕泗横流!他奋力的支撑着身躯想要站起,可一次次的尝试却换来一次次的失败!终于,他放弃了站立,趴在了地上靠着双手一点点向那个失去了生机的身影爬过去!

尖锐的碎石划破了许山的手臂与膝盖他却仿若未觉,一路留下血印斑斑的痕迹,泪眼朦胧的片刻不离终于倒下的许寒。

破晓之光被云朵遮掩住,整个世界似乎又陷入了冰冷的夜幕之下。

许山终是爬到了儿子的身畔,他颤抖着伸出了手想要抚摸许寒的已渐渐失去温度死寂的脸颊,指尖却每每像是被灼伤一般倏地收回!大颗地血泪仍旧不绝的从眼角渗出后坠落在地上与儿子洒下大滩的鲜血混在了一起!

许寒未瞑目的双眼还藏着最后的不甘,对着天空似乎在质询着什么。而身形榔槺的汉子将脸深深埋在摊开的双掌中大声啜泣,悲痛嘶哑的声音似乎连那黯淡的苍穹也无法直视这人间惨剧!

“老天!你无眼啊!!!”

忽而,许山瞪大血目朝着天际怒吼,目欲呲裂!

而此时,山林之外被一群妇孺围在中间的禾女面色陡然苍白,突兀地捂住胸口痛苦莫名!

秋嫂抱着熟睡中仍旧紧紧抓着那少年用自己头发做出的不琅鼓的小夕盈,她察觉到了禾女的异样后急切上前询问“怎么了禾女姐姐?身体哪里不舒服吗,你千万莫心忧,小寒这孩子机灵很,而且身负异禀,断然是不会出事的,许山大哥他们一定会将他平安带回,我等在此静候即可!”

禾女婆娑泪眼,轻掩嘴唇悲道“我我不知道,方才我只是突然觉得心上有如针扎般的刺痛”禾女不停的摇着头,泪如断线珍珠,口中重复说着我不知道几字

周围之人自是一阵好言安慰,只是原本沉闷的气氛中多出的不详之气却怎么也无法挥散去

而坍塌碎裂了大半的绝谷之中,秋境、聂云和峰子等人无不眼含热泪,人人面上皆带着不可置信的悲痛静静的围了上来!无人出言相慰这哭成了泪人一般几乎要昏厥过去的汉子,因为此时,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双尾灵狮冷漠的注视着眼前如行尸走肉的众人,散去了眸中金芒,也散去了方才与许寒血战时心中生出对这人类幼崽的些许敬重,眼下的它,只有大仇得报的** 和迫切要手刃所有人的欲念!

“寒儿,啊你为何要进山寻我啊,你让我和你母亲还如何活的得下去啊”眼泪已经流干,许山面露死意,鼓起勇气直视静静躺在地上的许寒断裂的残躯,无力的嘶嚎着

灵狮没有那般通情达理的等待着痛失爱子的许山和众人停下悲伤,它自己还需很长的时间才能愈合失去幼崽的伤痛!只见巨兽高高扬起的前掌就要结束这群可悲的蝼蚁渺小的生命

“山子!”

聂云到底性子较众人更加稳重、坚韧几分,在弟兄们已失去希望之际,他眼中蕴含热泪当头棒喝只准备引颈就戮的许山“难道你不想给小寒报仇了吗,禾女还在家里等着你们回去,至少也她再见小寒一眼啊!”

而跌坐的许山此时无力的耷拉的头颅痴痴地看着许寒的尸身,眸光黯淡到了极致,似乎已经死去,即使听到聂云的呼喝也没能有半点反应

汉子们看着遮天蔽日缓缓落下的巨掌竟无一人退去,他们高举着手中残兵或是双臂面上带着沉默眼中不屈与悲愤盈溢!许寒既已逝去,那剩下的弟兄们誓要生死与共,断然不会抛下任何一人!

近了巨掌就要临身,风压已然临面,秋境微笑着闭上眼睛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脑海里全是小夕盈与妻子的身影

“对不起”他低声喃喃,随即手中残刃折断,巨掌彻底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