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此处是家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344万 2021-12-15

“呼~好痛快!”

又饮尽了簋中最后一滴汤汁,少年直起身大声高呼。此时从身影来看,许寒再也不似先前那般骨瘦如柴,总算是稍将丰盈,只可惜与那双尾灵狮拼杀之前相比,仍旧差的不少。

“爹、娘、老祖、聂叔你们这是”少年瞧着围这自己的大伙面露不解,忽而他像是察觉到什么,连忙偏头望向烈火烹烧的大鼎,那青铜鼎上之前久不散去的元磁之光已消失无踪,许寒稍一探知,便知那鼎中已是空无一物!

“对不起,我我没”

许寒急的满头大汗,连声道歉!这本是父兄们拼尽性命猎回的灵兽竟然被他一人给吞食了干净,心里愧疚的恨不能跪下给大家谢罪!

禾女许山等人上前扶住了几近落泪的少年,根本未管他口中说些什么,只是将许寒的上衫褪去,仔细打量着少年的身躯。禾女见儿子身躯虽是不显病态,但却仍旧不复以往,不禁面露急迫,赶忙回头望向老者目光相询。

老祖宗仍旧卧在躺椅之上,微微垂首回之以沉默。禾女见状心中大痛,竟微微有些站立不稳,被一旁将一切看在眼中的许山连忙搀扶住了。

母子心心相连,许寒怎能不知禾女心中所想。他故作镇定的憨笑,弓其手臂露出了瘦弱的肌肉,“娘亲莫要担心,您看寒儿这不是已经恢复了许多吗,待我再多吃些定能恢复以往健硕!”

村人们仍旧沉默着,禾女将儿子紧紧搂在怀中不放,强忍着不落泪,只是那压抑的啜泣声依然声声落入许寒耳中!

他微张着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安慰安慰母亲,只是话到嘴边又吞咽了下去,此时无论说什么都只是惘然罢了,只能同样紧紧抱着尚高自己一头的母亲,来回地抚摸着她的背脊

清月攀上中天,村外忽传几声山兽长嘶。失去元气滋养的苍生万物们又不甘的退回了原形,呈现凡态,原本欣欣向荣的村落陡然显的格外黯淡无光

天道就是如此不公,可能在外界随处可及,世人不以为异的天地元气在这与世隔绝的村落里便是这般珍贵,无论是对这古村之中生存的人们,还是对村外那连绵不绝的山脉中存活的凡兽们都是如此。可有失亦有得,村人们纯粹的单纯亦是那些山外之人苦苦求而不得之物!

几多叹息后也无奈何,许寒杀掉的那只幼崽道行未深,血肉之中只蕴藏得毫末天地元气,即使再将之烹食也只是满足些口腹之欲,于他自身所耗生命精元相比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许山等人将空尽的大鼎撤去,往已显颓势的火中添了些许柴薪,待火势重新旺盛后叫过还在伤感的母子二人,众人围着火堆肃穆而立,秋境为众人一一斟满酒水,这一次除却夕盈与老祖之外,连许寒也未能躲过去。

“嗯大家也敬洛横一杯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