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杀身之祸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758万 2021-12-15

忘语出门后便腾空而去,许寒站在门口仰望着那飘忽的丽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撇了撇嘴,徒叹了句“卿本佳人,奈何不纯呐~”,而后便遗憾的转身进了屋内。忘语乃是许寒转世以来首见的音容样貌尽皆不俗的女子,故也莫怪小少年起了些许龌龊心思,毕竟美人在侧,同问长生也是件快意人生的事情,只可惜许寒不喜她这般心思深沉,爱算计的姑娘。

高处不胜寒,而在这远离人世的洞天福地之上更为清冷。小夕盈似是不耐,兀自在被窝之中翻转闹腾个不停,嘟囔着冷,要娘亲抱抱之类的话语,但就是不肯睁开眼睛,耍着浑赖。

许寒心慌意乱地在屋内四处寻找着,只可惜除却床榻上单薄的被褥外,屋子里便再无半点御寒之物,空荡的还不如许寒家中的居室。

无奈之下许寒只得解开了行囊,从那一大堆血迹斑斑破碎衣衫中寻了件稍稍干净的裹在了被褥外,而后连着臃肿的被褥一起搂在了怀中柔声安慰。抬头又见对面的绝壁之上窗户还敞开着,不禁暗骂了自己愚蠢后赶紧起了身去关合窗子。

少年怀抱着夕盈在屋子里转悠了半晌,一会跳上床榻趴在墙壁上观摩着书法,一会又跑到桌旁鼻子凑到了青铜烛台上嗅个不停,静静感受那铺面而来的舒适气息。

过了些许时辰,许寒见忘语还未归来,腹中实在是饥饿难耐。忽想起竹筐内应当还留有些未曾食尽得肉干,他将覆在竹筐上的衣物囫囵抱到了床上后掀开了筐盖,从空荡的筐底捡了两根已干的裂开的肉干放入了嘴中咀嚼,这其中毫末的元气与这道渊山浩瀚磅礴的元气相较有如微尘比之无垠星域,只是许寒此时不懂的吐纳修行,只能徒望着宝山而不得取一栗。

嚼得没滋没味,许寒有些心焦,便是这闪烁的巨烛无时无刻荡漾的清和气息亦无法抚平其微蹙的眉梢。

“三百年道渊山诸脉峰主定都是些天赋远超同辈之人,连他们都需三百年才可成就的明道境界,我又能做到哪个地步?”

一人独处时,许寒不再掩饰愁云满面。

天地浩殇大势自有其不容颠覆的规律,这不是一懵懂少年在心底说两句狠话便可突破的,即使许寒就算天赋再过人,或许能比他们少个几十载、百载岁月的,可这对寿命最多只剩下百年的许山、禾女来说,都是此生难以逾越的距离。

难道要强闯归藏禁墟?

这个念头在许寒脑中一闪而过后便被丢弃一边。他知晓自家斤两,若是要行这不智之事,多半连禁墟的面还未见着就会被宗门前辈一掌拍死。即使侥幸功成,许寒想起先前在星铜大殿中见到道渊山诸多大能之人威压人界的气象,万一他们恼羞成怒之下追杀自己而来,那对古村来说亦是天倾之祸!

如今之计只得是期盼着奇迹发生,自己也能如前世那些小说的主角们一般,短短数载间便可威临人界。此时人生第一次的,许寒迫切期望着自家当真是来历非凡,是有着恐怖背景的天赋惊世之辈,否则否则他又能如何呢

门外清风起,许寒望向门外,正巧见着忘语捧着玉盘从天而降,仿若仙女临凡。人未进屋语先至,

“奴婢此去久了些,还望师兄恕罪!”

“咳,没事,也劳烦你了”许寒摸了摸鼻翼心中微爽,这这等绝色的女子毕恭毕敬的于身畔伺候服侍,也不知道渊山的真传是否尽是这般腐败

忘语将玉盘放置于桌上后便退后几步,交叉着手低头不语。

许寒瞧的她衣衫似有破碎,脸颊之上隐有血痕,不禁心生疑窦,“你把头抬起来我看看!”

“这”忘语楞然,而后听候了吩咐,微微昂起头眼眸闪动着,颇有些梨花带雨般的柔弱意味

“你这才去了一会,怎么弄得身上尽是伤痕?”许寒凑上前去。他身高不到忘语,只得踮起脚来凝神查看,不意忘语身畔萦绕的清馨不受控制的飘入鼻中,少年顿时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这奴婢已然辟谷,平日里无口腹之欲,而这招摇山上常年无人,留存的些灵果不太新鲜,奴婢恐师兄不喜,故方才入山上新采摘了些,耽搁了时辰还望师兄恕罪!”

忘语面带惶恐,低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