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令丘(下)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437万 2021-12-15

张凌锥隐晦的看了师妹一眼,倒是未曾阻止她发此问,因他心中倒也好奇。道炼之境在道渊山山上不算罕见,一百零八峰真传弟子尽是道炼之上,只是在那人界之中,除却一些二流宗门,凡人国度之中道炼境的修士则可算的上一方人物,更别提这少年看起来似是未满十岁,究竟是何方势力耗费资源能培养出如此人物?

至于先前师妹所说许寒来自人界一凡士村落,只被他当做笑语,这道渊山中处处皆是阴私,任谁都免不了与人界势力还有困玄城中的那几十万的记名弟子有瓜葛,当真只有傻子才会信邽清师伯下一趟山便能侥幸遇见如此天资的弟子!

“这位小师弟到底来自何方,背后又是我道渊地界哪方势力呢?”张凌锥不动声色,微笑着看着被问得有些无措的许寒。

红絮儿的话却让许寒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他昨夜之前只是凡士,连修行路也未踏上何曾又修行过呢?但他也不欲将自己乃是天生道炼体魄,一夜间道炼圆满的事情说出,且不说树大招风,若是此时据实相告,多少也会让令丘峰的这位长的好看的师姐有些下不来台面

支支吾吾半晌,许寒也没能想出个合适借口,只得生硬的笑着岔开话题“哪里,师弟的修为浅薄,比师兄师姐还差的许多,实在不值一提,呵呵不值一提哦,对了,我是奉师尊之命,此次来令丘峰取我与师妹二人日常之用度,不知师兄”

张凌锥似是恍然大悟,自嘲道“哦!呵呵,却是师兄我疏忽了,寒师弟,不知你可携带招摇峰峰主令牌,此物还需取出让我一观才可”

许寒忙不迭地自手臂之上的芥子空间取出令牌递给张凌锥让他查看,却见这位张师兄只是扫视一眼令牌并未接过,而摆手后微笑道“师兄我只是例行公事,还望师弟勿怪”

许寒自不会真的责怪,又连忙谦逊几句,心中却对这对答之语厌恶异常,微微有些不耐。

这张凌锥与红絮儿皆是城府极深之辈,又岂会看不出少年心绪,故而也未多耽搁时间,径直领着少年来到一方大殿,张凌锥吩咐着师妹进去取物,自己与许寒二人站在门前静候。

半晌后还未见这位师姐出来,许寒不免有些焦躁,张凌锥倒是云淡风轻不见异色“对了,寒师弟,为何今次只有你一人来此,贵师妹此时又何处?”

“夕盈她哦,师妹她年岁还小,故而师尊便让我代劳一起将她的东西一起领了去”

张凌锥微微颔首,“师弟这般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又与葬道峰令忻海师兄有不俗的交情,日后寻道之路定是坦途,灵枢再望,明之三境亦是可期啊!”

许寒扬眉,心中暗道“原来灵枢七境后便是明道境界了”

别人说着好话,自己总不能沉默不语,许寒刚欲回答却突察些许不妥,“这令丘峰的师兄又是怎知我与忻海师兄有一面之缘的”少年心中疑惑,但也未鲁莽的问了出来,谦逊一笑“师兄客气,许寒资质驽钝,也是侥幸之下才得道炼境界,且不说明之三境,便是灵枢境界亦是遥遥无期呢,师兄却是过誉了!”

说完之后许寒顿了一顿,似是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师兄是如何得知我与忻海师兄相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