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千里之行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905万 2021-12-15

归来时天翻地覆的眩晕依旧晃得人直欲作呕。好在许寒机灵,无师自通学会了笨拙运起周身罡元护住己身,这才避免又被凌厉的空间锋刃千刀万剐一番!此时他方知晓葬道峰背面的无边无际的空间涟漪究竟有多恐怖,也难怪连道渊山诸多立于人界之巅的前辈高人亦自承不敢入内。

流光阁玲珑俊秀,四方尖檐朱光暗哑飞扬跋扈的很,看着甚似传说中的浮屠之塔。

飞阁上下有七层之高,每一层的地面上皆密密麻麻镌刻着传送阵法,用之可瞬去道渊山一百零八峰脉以及各机要密地。

这阵法之道也属于符箓一法,每方传送大阵皆由无数密密麻麻的奇异符文构建,且是符中有符,彼此之间交相呼应,彰显天地本源。

符阵之中各自摆放一方清光熠熠的元晶,这元晶乃修士施展莫测手段的必备之物,就似饭食与凡人一般重要,道渊山上元气充盈,其中更有些绝品福地元气近乎化液,故而在山上修行倒也对此物视之等闲。

只是那山下人界多是贫瘠之地,修士天下行走,却是万万不能缺此物的,否则若是与人攻伐,战之激烈时周身经脉元气损耗一空,周遭元气又甚是稀薄难以为继,那便只能无奈任人宰割了!

身后传送大阵光辉渐渐散去,许寒叹了句这手段神奇后便御使禁令封了流光阁,大步迈开向勿妄轩赶去

“师傅,东西都在这了,令丘峰的张凌锥师兄和红絮儿师姐将欠咱招摇峰的资源都一并交予徒儿,您看看有没有问题?”

邽清只顾地坐在床边被耍乖卖蠢的小丫头逗的乐呵呵,看也未看一眼。

“嗯,这些东西就放你那,招摇峰上除了你谁也用不上”

话虽有理,但是许寒还是露出诧异神色。

宗门每载分配于各峰的元晶、丹药、符篆等异宝皆有定数,并不以弟子多寡来权衡。换句话说,许寒手里的这些东西换做道渊山任何一峰脉也是足够用好几年光阴的,而邽清就这么轻飘飘的全部交在许寒手里!这等身家,恐怕人界一些三流宗派倾家荡产也未必拿得出,千里疆域的国度也需伤筋动骨!

许寒对手上的东西还没有太多概念,他只是惊异师尊既是一脉峰主,却对这宗门下发之资源如此看轻,莫非真是财大气粗到一定地步?想了一想,许寒也未穷问到底。既然师尊说了那他收着便是

当然,许寒初入修行路,也不清楚这手上的几个沉重的锦袋究竟价值几何,若是真正弄清楚了,恐怕他也不会这般淡然。

许寒取出几件青色长袍,本欲给丫头先换上再说,只是目光触及这大小相一的长衫却又犯了难,这般大的衣物自己与小丫头也没法穿啊

“青璃锦衣乃是宗门为诸脉弟子统一配置的道衣,这锦袍由极寒之地才会存在的泷魄蛛吐丝而制,刀剑难破,水火不侵,道炼之下根本无法伤它!且这青璃锦衣之中刻有符阵,大小样式可由心而变,只要输入元气即可!”

许寒愣了愣,然后迟疑着褪去身上破碎的衣物小心叠好。随便拿起一件衣衫兜头套上,而后元气吞吐心中闪过念头,这身上的青璃锦衣便化作上身麻布短衫,下身长裤的样式,正与许寒先前所穿出的一个模样!

“真是方便!”少年赞了句,而后又依法为夕盈也换了装束。

邽清见许寒粗朴模样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交待了句在招摇峰内如此穿着无碍,但出了峰内,在这道渊山中还需还了这锦衣原本样式!

许寒应下,“师傅,徒儿现在应做些什么?”

“哎呦,哎呦,别揪胡子”

邽清狼狈才从夕盈的魔掌中逃了出来,这小丫头又高举着不琅鼓冲邽清的头上敲去,半点也不顾什么前辈高人的脸面。许寒害怕夕盈太过放肆惹恼了师尊,急忙上前把丫头抱在怀里。

“我不要你抱,我要跟爷爷玩!”小丫头插着腰忿懑叫嚣,小脚丫踢个不停!

许寒拿她没辙,只得求助师尊。邽清在小夕盈面前脸总是绷不住和面对许寒完全是两个模样。他见小丫头如此亲他,竟颇有些受宠若惊,二人腻在一块就似凡间富家翁颐嬉儿孙的一般,和谐莫名。许寒被他二人尴尬晾在一旁,哭也不是,笑也不得,只能叹息个人机遇各不相同

“藏武大殿之内的典籍记载了诸多天地密辛,各派隐秘,山河异志,神妖栖息地界,天地灵材榜等内容,而这些都是我道渊山每一位真传弟子都需知道的,故而你也不得偷懒,自今往后,每日里大日东出之际,你必须准时出现在藏武大殿内研读道典,直至日上中天。”

一想起藏武殿内无边无际的书海,许寒就莫名感到几分头痛,但师尊既交待下来,他也别无他法,只得点头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