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断两断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602万 2021-12-15

“《天篆》《剑藏》,呼,总算找到了”

幽暗肃穆的藏武阁被许寒快翻了了底朝天,一部部珍贵的灵玉雕琢的道典被他打翻在地,四处散乱。他左右双肩扛着两部半身大小的玉典直起身四处打量,寻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因嫌费事,便将地上掉落的秘藏累成案几,** 下垫着本厚厚地山海异志,就这么在原地坐了下来。

拂去冰凉玉石上的微尘,目光落在《天篆》之上,心中一股沧桑的气息油然而生。恍惚之间,许寒眼前闪过虚影,那是洪荒星宇斗转,大星舞于天幕的浩荡之势,那是岁月长逝,众生师法天地的卑微

喟叹声起,稚嫩手掌轻轻摩挲着玉典的边缘,许寒心中感叹莫名。只一部书,无数先贤高圣之辈竟花费数十万载岁月方才汇聚而成,也不知人界已沧海变换桑田了几番,修行之厚重艰辛可见一斑。

扉页之上密密麻麻刻印了一段小字,许寒虽能看清但亦觉有些不适,掌间须弥空间吞吐,少年拿出青铜烛台点燃了巨烛。烛光摇曳,一股清定心神的气息挥发开来,消去心间点点燥意。

“啧啧,好东西,跟纯氧似的”许寒赞了一句这功效非凡的巨烛,兴致勃勃的将目光投向玉典。

“符印,天地之法则也,篆者,人悟天地道则所创之纹。何谓天地法则?曰日之东升而起,西落而去,曰月出则潮生,月落则潮退。曰四季轮转,春之万物复生,夏至苍生勃发,秋来沧桑萧瑟,冬往寒雪弥天,此为法则矣。故而掌符篆者,可令水往高流,可令枯木逢春,可改春秋冬夏,可造天地万物,无事而不能为!”

许寒目光微凝,有些被这段话惊到了,他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研读下去。

“习符篆者,初学之人需以罡元为墨,道念为笔,将篆纹刻于虚空,以元气引之,方显莫测之威!而修为高深者临摹道印于元神识海之上,可一语成谶,言出即法,自建符箓阵纹,于天地间再孕天地!”

“于天地间再孕天地”许寒喃喃自语,“这是什么意思,修士难道有能力创造世界?”恍然间,他想起洞渊世界大地之上遍布的符篆刻文,那诡异莫测的纹路看上一眼便隐隐封禁人魂,端的是厉害无比。而那满地篆纹化作天生繁星之威势,更是深深印在许寒的心里,久不能忘!

“呼罢了,想那么多也没用,还是先把脚下的路走好再说!”许寒自语,翻开了硕大的扉页。

翠绿的灵玉雕琢出的书页难言的道蕴氤氲而发,还未待许寒反映过来便瞬间将他笼罩住,待到眼前诸物清晰,许寒发现自己已然身处一片灰蒙蒙的无边无际的空间!擦了鬓角并不存在的冷汗,许寒有些无言,“怎么这些个修士总爱将人精神摄入虚无之外,这是什么恶趣味”

振聋发聩的轰鸣声陡然响起,一道模糊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许寒身前不远,他凝神望去,却也未能分辨个雌雄出来

虚影一现空间,便二话不说举起指尖于灰色虚空中画符,随着痕迹舒展,玄之又玄的道蕴弥立时散开来,周遭的荡漾的浅薄雾气缓缓汇聚,许寒急退几步,提掌于身前护法,提防着缕缕危险的气息!

终地,篆纹已成,空间中压抑的气息如芒在背,许寒紧咬牙关,强忍着夺路而逃的冲动!

“呼!!!”强横的巽风自无而发,瞬间便将许寒幼小的身影淹没!

许寒刚欲运转罡元护体,却发现经脉中原本周天运转的澎湃罡元无踪无影,不知道去了哪里,体内的道刻此时也沉寂下来,无论他如何催动,就是无半点动静!

“好疼啊,谁来救我!”

许寒看着周身血肉被这强横的巽风一点点地剥离,露出了肤下的经脉、肌腱,他惊恐的大喊,转身欲逃,可是无论他逃向哪里,这巽风便如跗骨之蛆般跟到哪里,就是脱离不了!

被逼无奈,许寒只得转身去找那虚影拼命,可是满眼浑浊,神思不清之下许寒根本无法辨别方向,又能去找谁去拼?

“这这真是要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