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旖剑峰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514万 2021-12-15

常言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日月。此言对俗世红尘中挣扎起伏,努力生存,一不小心便白首芳华逝的凡人是至理。对云深仙山处,方外靥海中的修士来说,亦是至臻之言。日升而起,子时方息,不知不觉见,许寒与夕盈二人已在这道渊山招摇峰脉过活了三月有余。

这三月里许寒每日藏武阁、两断峰、勿妄轩三点一线,终日不坠。而夕盈,也度过了最初的悠闲日子,上午时仍需在师尊为其布置的灵池内熬炼肉躯,而午时之后,则要在莫痴亭中习练拳掌、身法。

初始之时,许寒每每见到小丫头小脸通红,汗湿长襟总是倍感心疼,索性想着自己再拼把命即可,就让小丫头这么每日泡泡澡,嬉戏山水间,过些清闲日子罢了。

邽清知道他的想法后倒也未曾训斥,只是让他自己去与夕盈说。

夕盈年岁方小,是好玩的性子,又尚不明求仙问道之苦,许寒本以为自己只要一说她定会答应自己。但不成想小丫头听了他的话后却是好一阵哭闹,声声泣问是不是老公公不想要她了,弄得许寒心中悲意不去,难受了好几日。

从那以后,无论师尊将小丫头操练的再辛苦,许寒也未出言相劝过。因为他明白了,每个人要走的路需听从自己的意志,纵使再亲密的人也不应阻止

好在夕盈平日虽爱吵闹,打小也未受的什么苦,但只修武一途却极有韧性,哪怕累的跌倒站不起身,却也从未喊过半个苦字。这倒让许寒甚是汗颜,邽清令他剑劈两断峰,他一直当是玩笑之语,是师尊见他浮躁后使法刻意磨堪他的性子,哪有练剑是举着把笨拙的重剑对着万丈峭峰猛砍的?

故而他总是怨忿在心,出工不出力

但自见小丫头认真的态度后,许寒便也改了性子,不在懒洋洋的混着功夫。左右不过一座破山峰罢了,一月劈不尽便劈一年,一年劈不尽便劈十年,只要坚持下去,总会见到功成的那一日!

悬于天际的真阳又将离开人间,和煦的日光斜照,为道渊一百零八峰脉镀上了金色的轮廓。而陡峭的两断峰则像是披上了一层霓裳,远处看去,当真美的温暖人心

峰巅之下几十丈处,许寒仍未停歇,风撩长发,他虚空踏立,双手高举被金色元光附着的五岳重剑,周身气势隐而不发。风云汇聚,许寒眼神微凝,锐利的瞧着身前被早已蹂躏的糜烂不堪的崖分之处,

“喝!”

一声重喝,许寒怒睁双眼,五岳划过虚空啸声赫赫,只见一道凌厉的剑气闪着森然寒意瞬间破空而去!剑气撞入山峰,狠狠犁过数丈长的山石后威势渐逝,缓缓消散。

轰鸣声过狂风起,烟尘漫天迷离久不散去。

待万般消过,许寒定睛一看,这矗立人界不知多少岁月的俊秀神峰又被永远消去了几尺之高

“呼~”

双掌间微些痛意,那是千百次的挥舞重剑磨出了伤痕,耸了耸酸疼的肩背,许寒长舒一口气后望了望葬道峰的方向,又再一次的举起重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