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红尘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1768万 2021-12-15

旖剑峰上通天塔高有九层,暗合天地数之极致。塔身色黯幽深,微微泛着淡淡的金光,想必其上定是被无数威力莫测的箓文禁制包裹,等闲人若敢强闯,则少不得受那天雷地火加身之苦。

清冷的月光进入这一方天地,被阵法截断化作一片萤光熠熠的海洋。点点斑驳的光芒沉浸在月海之中,随着潮汐的月海微微荡漾。许寒呆呆的看着这千古奇景似是俗生梦醒,恍惚间放佛梦回前世,幼时夏夜里依偎在父母的身畔,躺在凉席上静静数着洁净的夜空上那闪烁的星辰。

前生再难归去,许寒静静望着“星空”,他只求此生能侍奉许山、禾女的膝下,为二老养老送终。

千百艘点缀了胭脂红光古色小船轻轻徜徉在月海之中,唯美而又动人。若是有凡人伴侣能得幸身临此地,与挚爱共舞与月海之上,静观这夜中仙山风景,明月鉴情,那定是一段不负此生不负卿佳话。

只可惜清风众传来塔尖月海中那小船里的靡靡之音,这让初出茅庐的许寒面红耳赤,他紧紧捂住小丫头耳朵,不敢久观月海,慌忙的跟着师姐身后,亦步亦趋的进入巍耸的通天塔内。

塔阁乃是环形的建筑,中间是空荡荡的青岩覆地的广场。广场中央,一方数十丈方圆的擂台赫然而立,许寒只看上一眼便心生悸寒,也不知其上丧了多少虚妄者的性命。

通天塔阁上下皆有紫金檀木所建,禅香悠远。雕梁画栋的檐角上挂落着几片摆动的红纱,微微扬洒着些旖旎的气息。

来往侍奉的小厮皆不过双十年华,男子尽是身形挺拔剑眉星目的俊秀之辈,许寒从其沉稳的步履之上观出这些人俱是身负修为,放在人界定算得上一城俊杰,可叹在这道渊山上也只得沦为端茶递水之辈,有几人从许寒与红絮儿身边经过,见二人身着青袍后顿时挺拔的腰背深深折弯下来,面上也堆砌出浓郁的谦卑。

而女子也皆是些肤若凝脂的伶俐可人,腰肢纤细似风中残柳,莲步微移如小家碧玉。个个身影样貌皆不输许寒身畔的师姐,唯独缺了几分出淤泥而不染的傲意。

此时许寒突然想起了被师傅赶下山去的忘语,这可怜的女子出身皇室,美貌动人,若是安心的身存人界那定是会被众多侠豪之辈争相追捧,享一段无暇人生,可惜她偏偏妄争天命,意图傲临一方,却不想陷入一滩她挣脱不出的淤泥之中。

邽清曾说忘语心有魔障,贪、嗔、痴三焚身而不自知。其实这一切也不应怪她一弱女子,忘语意指长生,本意乃是护佑她祖辈打下的大好河山,护佑国度中的黎明百姓不受战火纷扰罢了,这并无错,只是忘语欲借这道渊山之势来挑动人界数十万载才形成的固若金汤的秩序,却忘了道渊山也不过是人界一方,并非是脱离了人间的仙家洞府,最后才徒叹蹉跎了二十载青葱岁月,落得个满身泥垢归家

“呵,师弟可是在想你之前被邽清师伯赶下山下的婢女?”红絮儿望了眼低头思绪沉迷的许寒,微笑道。

许寒悚然惊醒,立时停滞了步伐,竖着眉头不可置信看着红絮儿。心中顿觉这亲近友好的师姐有些高深莫测起来,呆愣了几秒后他才恍然觉察,连忙收敛起面上惊讶,勉强笑道“师姐是如何得知忘语的事情?”

“呵呵,宗门之中唯有困玄城与葬道峰上的传送祭坛可出山门,那小婢女自困玄城出山之时,被相识的人拦下来问了几句,故而这消息就这么传开了。”

许寒内心微凛,招摇峰上一个婢女的离去,这些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竟然也了然于心,这宗门之内的水果真是深不可测,他看似无意的随口问道“那忘语可曾与人说她是为何被师尊赶下山门的?”

红絮儿见着许寒面上刻意摆出的不在意表情心中好笑不已,暗道这师弟道行还是太浅,“这倒没听人说起过,她只说了在招摇峰山犯了过错,邽清师伯一怒之下将她赶出山门”半句话说完,红絮儿微敛气息,眸光摇动“不知师弟可知其中原委?”

“些许小事,不值一提”许寒尴尬的笑笑,没有多言语。这要是让人知道自己被一个侍女用几枚灵果撑破了肚皮差些魂丧九幽,那才是真的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