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煮酒论英雄 (1/3)

六道问心 笑刃寒 2122万 2021-12-15

陈修洋已经出局,下错了注的弟子们有不少直接离了场。塔底的广场上空荡些许,可气氛却更加的热烈火爆!

方才那阵从天而降的灵物着实让大伙都红了眼睛,不少人交头接耳商量盘算着是不是之后也申请来着台上搏命一把,输了不过是丢一条贱命,但是赢了,且不说半辈子吃穿不愁,至少道炼境的修为算是到手了!

陵天信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困玄城中,陈修洋还是有几分薄名的,今夜许多弟子下注赌了他赢,而眼下,这些东西已经都归他知信坊所有,再加上真传大人们打赏的一众资源,毫无疑问知信坊是最大的赢家!

至于朱雪茵,呵呵,陵天信瞧了眼胭莲山的女弟子支起的胭罗帐子,帐中人影闪烁,身姿婉约的纯老板此时正于帐中助朱雪茵疗伤。

想起纯老板那妖娆的身姿,陵天信目蕴红光,暗自吸溜下口水,胭莲山大多都是些庸脂俗粉,不堪入目,但这纯老板却是个折磨人的小妖媚,身段好,模样也是极品,不过这女人倒是精乖,整日里画着难看的妆容,从不以真面貌示于众人。陵天信也是跟着知信坊背后的前辈上胭莲山谈事情,才侥幸见得了这女子的真容,当真是惊为天人,不似凡俗!

闲话暂且不提,想收拾这婆娘日后总有机会,先把该赚的钱赚了才是正紧!

坊中给朱雪茵定的一赔四的赔率不过是吸引一甘没脑子的蠢货罢了,还真当这个娘们能站到最后?下一场对上欲清洞的易疯子,怕是会连认输都来不及喊就被人斩了!

“嘿,诸位看到了吗,荣华富贵就在一瞬间呐,你们还犹豫什么!”

陵天信面露痴狂,于台上来回踱步,挥舞着拳头拼命蛊惑着下方的看客们,

“真传大人的赏赐你们是拿不到,但只要下对了注,大块元晶、上品丹药、神兵利器照样拿回家,有了这些东西,还怕将来铸道基时换不到上好的道刻?换不到高深的道经?富贵险中求啊兄弟们,只要有了修为,那女人和地位可都有了,一辈子的荣华可就跑不了了啊!”

“玛德,陵掌柜说得好,我再投朱雪茵师姐十块元晶,一块晶魄!”

陵天信话音才落,人群中早被安排的暗子们纷纷一哄而起,目红耳赤呐喊着要加赌注!气氛轰然而动,许多早已难保神识清明的弟子们一拥而上,兜出了身家性命,压给陵天信,都是江湖上浸轧许久的老油子,竟也未能识破如此简单的套路

乘着加注歇息的功夫,一排排身着青色宫装的仕女从二层暗房处飞至台上,迎风摆动的裙摆,优雅灵动的身姿,伴随着一团团萦绕的白色雾气,仿佛是仙女降下凡尘一般!

落入黑色高台,塔内忽然想起悦耳悠扬的编钟声,和着高山流水古筝之音,仕女动作齐整,拂袖而舞,气息空灵,看起来甚是壮观!

有人敲响阁房门,几位婢使端着新鲜的灵果,以及造型精巧,香气四溢的菜式走了进来,低着头不发一语,手脚伶俐的收拾完桌上的残羹冷炙后,一起躬身醒了礼,“几位大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退下吧,没什么事情了。”外人在时,红絮儿举止端庄,面上总是挂着淡然的表情,让人心生敬畏。

摇了摇头,许寒低声苦笑“这般待遇委实腐败,难怪当日忻海师兄有言道渊真传不轻授呢”

许寒提到令忻海名讳,令丘二人面上皆有凝重之色,外人退去,红絮儿故作不意,指着正襟危坐的师兄笑道“我这位师兄可是对葬道峰的令师兄崇拜的紧呢!”

“哦?”许寒讶然,“师弟倒还不知凌锥师兄竟与忻海师兄交好?”

张凌锥老脸微红,笑了笑后端起酒杯掩饰尴尬。红絮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俯身在桌上咯咯乐得不停,半点也未顾及张凌锥的感受,“哈,哪有什么交好,不过是他单相思罢了!”

“咳,忻海师兄修为冠绝我道渊当代真传,出身凡俗却人品贵重,又多为我道渊山立下功勋,为兄敬他几分有何奇怪之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