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爱情恐跑路 工作有着落 (2/3)

你还好?

夏的烈日冬的寒风

你在天涯还是海角

挥手后

我们是否也曾擦肩过

不想对你说

却也没了机会再说

那天的泪水

不仅只你流

你掩盖的眼泪转了头

泪水却打在了我的手

温度在挽留

灵魂却早飞走

不是谁的错

是固执惹的祸

放手

却忘了捎个问候

你一定要好好的过!

或许是上天为了负负得正吧,在我就业方面一筹莫展时,接踵而至的又是一个负,女友说为了考验我暂时和我离别了,突然间就人间蒸发哑无音讯了。

前面是我刚有感而发写的词,我一哥们黑石很有音乐天赋,按他的话讲那是上下500年少有的,就给他编曲去了。昨天给我发了他的原创,还真不错,道出了我的心情。害的我听了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无意中再瘦了几圈。

所以现在镜子前面的我,是瘦的干瘪的枝条。我个子一米八多点,体重本刚奋斗到标准最低点,现在来了两个负,一下子就把我吸成了枯条,老师告诉我们负负得正,可这却不成立,好没有道理!

哎,失业和失恋猛如虎啊!

为了逃避爱情给我带来的空虚,我搬了曾经的爱巢,当然这也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在大学城远郊,不再方便在市区找工作居住。

搬家那天是我一个人,新家在一旧小区内,它凤立鸟群似的处在了平瓦之中,道路不便,以至的车开到路口就再也塞不进去了,司机勉强了几下,宛有点征服少女的味道。可这是啥也破不得,见状,我叫停了司机,再塞也没啥悦感,车子哪有点磕碰了还搞的大家不愉快。

于是就自己下了车走过去,东西虽然多点。我感觉快乐是要共享的,痛苦嘛就一个人扛。

此时天已大黑,胡同灯光又是亮一个暗几个的,能亮的几盏灯也是橘黄到恰到好处而已,就是朦胧的能把纯的夜给搅模糊的那种,你若想在灯光下分辨出个啥的话,那估计十有八九你会把人民币当草纸给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