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公司潜规则 走也有不舍 (1/3)

贺春华的卡我一分未花,再说她只是我的上司,没有理由去花别人的钱,我可不想关系复杂化。在曼谷的两天,我除了偶尔下去买点吃的,我基本是把门反锁好好休息。当然我也基本是吃炒饭,和水果,这两样还挺符合胃口。

第三个晚上,不知道啥时,我突然的被扇了几巴掌,接着又是一个飞脚把我踹到了床下。嘴角顿时流出了鲜血,我抬起头,只见一赤膊男人立在我面前。我纳闷,这是咋的了,心忖:一没抢,二没盗,三没拐幼,四没逼娘娼,你啥来的怒气?

只见他叼着一支烟,看我狼狈样,怒道:“看你还敢睡我的床!”

我一看房号,心忖没错啊。我爬起身,立直腰,结果发现我还比他高半头,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没想到他轻飘飘的,我竟然把他提了两脚离地。我也怒道:“你大爷的,你谁啊?”

他甩着两腿,示我松手,见他被掐的快断气,我并松手饶他一命。他狂喘气了两口后,有点胆怯了,歪着脖子,有要走的意思。

“你大爷的,踹了我,就想跑,你叫啥?”我怒气更甚。

“高博”。话毕用手在使劲的纠正他那被我扭伤的脖子。

我一愣,人好熟悉,就是想不起名字。

“这世纪初你出生没?”他突然问。

我纳闷,你大爷的,啥眼神,我就比你小没多少,我还不出生,一直呆娘胎啊。最恨别人笑话我在娘胎不肯出来,人家也只是说多待了一个月,你却整的我待了几个世纪一样。

正欲发火。

他却指着自己的脸认真道:“是我,你再看看。”

我脑袋感觉顿时清醒,立马忘仇,很是崇拜的看着他,可他却要走,我突然一把抱着他的大腿:“黄哥,我可崇拜你了,你是我的偶像,你就陪我聊会呗”

只见他被我抱着走不了,用手推我,可我力气比他大,他欲用脚踹我,见状,我忙道:“哥,你踹我吧,多踹几脚。”

只见他真的狠狠地踹了我一脚。

“哥,踹到天上都行。”话毕我忙把鼻血清理清理,把脸抹抹干净等他踹,生怕鼻血脏了他的鞋。

结果还没等我抹干净,他那大脚光速的击中了我的脸额上。我顿时一阵剧痛,猛然的惊醒了。惊醒了我还不忘补道:“黄哥,你这次力气咋踹这么大?”

又是一个黄粱美梦。估计我是太崇拜黄哥了,所以就做了个梦。感谢他日理万机大驾光临到我的梦里,还让他委屈了一把,太对不住他了,他的出现也顿时使我的梦境有了蓬荜生辉之感。不过现还想做梦跟他伦理一番,他是在清迈,我是在曼谷,咋是他睡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