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校园有伤感 落雁狗相伴 (1/3)

俗话说: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持续没工作后,反倒一身轻松,我去学校逛了几天,此时学校刚刚招进一批新同学,那一匹匹乳臭未干的毛孩从身边走过,那种在樊笼中关了十余载的他们此时眼神流露着对樊笼外的好奇与向往,那种喜悦时刻浮在脸上。

四年前我也曾和他们一样,可此刻却再也找不到那种单纯的喜悦,那种放飞式的心情。

看这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再也找不到曾经的自己,找不到叱咋风云的自己。我的这一页早已在夸出大门那刻而翻过,新的一页已经无我的身影,或许会在同一地点譬如那树下,譬如操场的角落,或许在不同的地点却上演着相同或不同的故事。

就算这一页没翻过,但也因为少了雨这主人翁变了无意义或无法继续上演。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操场上,看着明月,我突然显得很惆怅:圆月下的她,现好吗?有没像我一样此时正看着明月想着对方呢?“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帏望月空长叹。”

“雨,你在哪?”我突然强烈的从心中发蹦出,希望月亮能帮我传递,寄托这份思念。

月亮此时明亮的就如一面镜子,这让我想起了曾讲给雨的那个故事:

“月亮上住了位姓吴的木匠,他的任务就是锯掉他家旁的那棵高大的树,据说锯掉了那棵树月亮就不再亮了,他每天除了一日三餐,其余时间就是锯那棵高大的树,为了有更多的时间锯树,他会把一天的伙食都带在身边,为了防鸟吃他的饭,就把饭拿篮子装好挂在了身边的树枝上,可每当他快锯完时,鸟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过来偷吃他的饭,这时他就会停下来赶鸟,可一停树又愈合了,于是他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做同样的事……”。

每每讲完这个,雨都会很担心地问我:万一哪天那树真的被锯了怎么办?然后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怀里,生怕我会突然间从身边消失……

我数着天上的星星,数了很久很久,从牛郎星横跨银河再到织女星,这路途遥远艰辛堪比红军长征二万五。我感慨茫茫宇宙之浩瀚,可就是这样牛郎都可以和织女相聚!而我?

何久,眼睛一片黑,定睛一看,一把伞举在了上空遮住了一切,好熟悉的一把伞,再细一看雨站在了我的身旁,我顿时兴奋地站了起来,我拉着她的手,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顿时好温暖。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我紧紧搂着她问。

“我也很想你,这是我们相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