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争辩显情怀 车载满友爱 (1/3)

搬家时黑石和姚瑶都在,黑石开着他老掉牙的商务车,我说:“怎么还这破车,不是准备换车的吗?”

他说:“想通了,车还是破点好,哪有个擦碰不心疼。”其实这是大实话,他要是把他爸的车开来,我还不敢让他帮我搬家呢。

我调侃:“没见过把没钱说的这么高大上的。”

看来我这话直中要害,气的黑石立马又黑了一圈,差点就是从非洲过来了。我笑道:“非洲跟我们近是有原因的,我们的黑石功不可没。”

我的优势就只是皮肤比他白了点,这是我唯一感觉能自信跟他争辩的地方,所以我总是** 他这痛处,这也不能怪我,就怪老天不公,就留了他这一处给我攻击,你说多留些他的弱势,我攻击他不就可以满地开花了,现在只能是争辩中被他攻击的遍体鳞伤。

不过他并不认同他的这个缺点,他说他的皮肤就只有古天乐和他有一拼,其余都要甘拜下风。

他虽如此自信,但黑石最恨有异性在旁边时损他了,不过这没钱买车的事或也直接说到了他的伤心处。

黑石家经济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本父母答应给他买辆好车,但有个条件,就是希望能子承父业,到他父亲公司上班慢慢适应,可结果倒好,在公司待了半个月就被束缚的彻底崩溃了,直接卧床不起,装起了病猫。他还是喜欢倒腾他的吉他,陶醉音乐。

我把大一买的自行车也搬上了车。黑石立马就大笑了起来:“都快进博物馆了,还搬?”

看来是刚吃我一掌,现是迫不及待地要还我一拳了。

见招拆招,无招胜有招。

我立马振振有词道:“是谁说这车不一般的,这可是友谊的见证者。”说心里话,真舍不得丢,别说老当益壮,就是散架那也应该是进博物馆,好好珍藏。

姚瑶一听很好奇,忙撒娇想要知道。黑石看着姚瑶撒娇,有点被虐一样,但一会又立马兴奋了起来。他发现刚一招是没击中我,但却有意外收获,那就是拉来了一个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