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经理找谈话 貌似又出岔 (1/3)

本可以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尘埃,是的,不是云彩,所以可以潇洒无眷恋地走人。反正还没入职,走对公司也没啥损失。

可一想到承诺姚瑶会努力工作这事,就很是顾忌,似乎这里面有她的云彩。而一旦有了顾忌,就有了害怕或担心。

可事情并没有因为我心忖忌惮而改变。贾山明还是把我叫唤到了办公室,我知道肯定不是好事,任语梅一直在暗示我要小心,说贾经理发起火来是很吓人的,经常丢东西砸人,说着还教我几招应急防身术。

她说贾经理无一例外地扔东西砸人都是朝一个方向,就是门的右侧,所以到时提前做好准备,或本能地躲避是可以防伤的,但千万不要躲个正着。接着又道这也是私下听来的,虽然自己没应验过,但有个预防总是好事。

本来没什么的,被任语梅这么一渲染,弄的我神经特紧张,一下子思绪就被打乱了。

还没来得及思考出应对方案就已经来到了贾山明的办公室门口,我迟疑了下,还是敲开了门,并走了进去,那心紧张的,像进老虎笼似得。

贾经理面带笑容地示我关上门,并呼我坐下。这是要关门打狗?我呸呸呸,我可不是一条狗,那是?

对,瓮中捉鳖,哎,无语,脑袋紧张的就潜意识地让自己成了坏蛋。面对他,我要理直气壮才对,我也算不上错,只是没能统一思想罢了。所以我要时刻暗示自己,虽进虎笼,但要有降龙伏虎的气势。

我坐下后,贾经理还是一个劲地看着我笑,人的笑往往有三大类,一就是自然的笑,譬如雨那回眸一笑,让人心花怒放,可倾城国;二是,心里偷着乐脸上却不笑,譬如姚瑶经常这样;三就是皮笑肉不笑,譬如贾山明现在的模样,我感觉比看他那严肃的脸还难受。

他问抽烟吗?我摇摇头,接着他自己点了一支,并猛吸了一口,道:“这次方案写的如何?”

“只是一次随性的发挥,我感觉写的非常不理想,对市场缺乏客观的认识和实践的经验,更缺乏对市场的洞察力,也缺乏魄力,太畏首畏尾,成大事,必须要有闯的精神。”

“进一步讲呢?”说着又猛烈吸了一口,火苗瞬间就把香烟吞噬成了烟灰,剩下了烟蒂,接着并又点了一支。

“我认为一个好的策划应该按领导的思路来,一个团队里不能出现不同的声音,我脱离了队伍,我有错。”

他用食指弹了弹烟灰,恩了声,继道:“这没有所谓的对错,你认为这样的市场如何开发可行?”

“还是需要宣传,必须把价值传递出去。”

“何为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