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彪哥能量强 经理来帮忙 (1/3)

我一直在打听这个叫彪哥的人,当然我私下里总称呼他威哥,我心情特不爽时就更会在心里这样去叫他,当然称呼他威哥可不是叫他哥,而是“威胁到哥我”的简称,我是他哥。

岁数不大有啥资格在我面前称哥,惹了我,喊我哥才对。

可是真是奇怪,没有谁说认识彪哥这样称呼的人,而且大家似乎还挺避讳这个话题,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案子还在追责中的缘故。

都怪自己只是拍了个背影,曹聪也说这背影实在是无法确认,也偷偷帮我看了监控,但我撞的那个位置是死角,而其他的监控并没有看到我描述的那帮人,曹聪也感觉挺蹊跷,而这个叫彪哥的人,曹聪说好像在公司确实没有听到过有这样称呼的人。

有点意思了,我这人最爱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你病怏怏的我还懒得抓你,但你这么强大,我倒要看看你这老鼠有多大的能耐。

人是还没了解清楚,但仇一定要报,最起码要弄清楚缘由,白挨一拳倒无所谓,但你却差点让我这辈子牢底坐穿,甚至赔了性命,我跟你无冤无仇,就只是淋湿了一条裤子,你却要如此害我!这仇恨想想我都咬牙切齿。

贾山明也似乎感觉我这两天有点反常,也开始关心起我来,或许是感觉我变了活跃了,因为我到处在打听这个叫彪哥的人。他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方案写的如何了?”

“正在有序进行中,下周一交上来没有问题。”

“那就行,工作中心不能偏,方案一定要认真写好。”

我不断点头。

“哦,你脸颊这是怎么回事?我一直想找你问问呢。”贾经理又关心问道。

自从知道了贾山明是个高材生,故意配合我演戏给我台阶下后,我对他的态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调整,为了不让贾经理担心,我还是没有说出实情。我说:“就是不小心撞墙上了,快好了,没事了。”

“没事就好。”说着点了支烟,又看着我道,“是真撞墙碰的?不要跟我撒谎。”

“经理,哪敢撒谎。”

“那就行,有困难就直接说,能帮则帮,不要闷心里。”